寻求报道

解码风险投资2019:市场从来没冷过,优秀的公司永远有机会

饭桌君 11月27日 热点
无论是投资判断、趋势判断,还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会因行业所谓的变热或变冷而有变化。

11月26日,由小饭桌和凡卓资本主办的“2019 全球青年创业者大会”在北京举行。嘉程资本创始合伙人李黎、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曹曦、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渶策资本创始合伙人胡斌与小饭桌CEO李晶一同圆桌论道,解码风险投资2019。

微信图片_20191127102623.jpg

以下为圆桌论坛实录(小饭桌编辑):    

李晶:大家都说2019年是没有风口的年度,资本市场特别冷,在座四位投资人都在特别活跃的机构,你们怎么看待2019年资本市场的冷呢?  

李黎:嘉程资本专注在早期市场,其实对于风口这个说法还是比较远离的,因为如果一旦市场有风口来了,证明它是被大量的后期机构看到后形成热点的,这个时候早期机构已经失去了机会。对我们早期投资来讲还是希望能够在更早的时候就看到未来的趋势。说到当前的市场很冷,其实一级市场上每3年有一个小周期,比如说像2016年和2013年,再早一点的2008年也是一个低谷,但越在低谷的时候越容易出未来的大公司。相对来讲我们作为早期投资基金对于未来抱有相对乐观的精神。  

曹曦:冷不冷这个事情是一个相对的,过去一段时间经常有人说资本寒冬等等的,我觉得本质上未必现在是冷,可能现在是大家回归理性,是相对正常的状态。对我们自己来说,其实无论是投资判断和趋势判断,还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会因为行业所谓的变热或者变冷而有变化。   

胡斌:我认为总体来说没有那么冷,今天很多投资人能坐在这说明投资人都是不冷的,都是兜里有钱的,不然不会来的。如果我们看纳斯达克过去20年的大指数,最大的一次下跌是2000年,基本上从5000点跌势到1340点,那才是真正的寒冬,但之后一级市场一直缓慢的爬坡,一直向上。其实二级市场一直是很好的,总体来说,A股不完全一样,我们要分开来看,市场总体来说没冷过。只是一级市场在过去的近三年有点过热了,现在是更正确的回调如此而已。相对来说优秀的公司现在更容易脱颖而出,因为在三年前有一堆劣币驱逐良币,有些差的公司拿着钱也可以打你,现在大家拿钱都变难了,对好的公司绝对是好事,同意各位说的,是好机会。

吴世春:今年有个新的词叫做含泪敲钟,很多项目从一级市场做到二级市场,反而估值比C轮甚至更早的B轮都更低,有很多机构从B轮投一个项目,哪怕最后公司走到上市都不赚钱,这就会导致很多中后期的机构出手变得谨慎,反推前面的机构不敢大量出手。梅花创投的话,至少在这个阶段里出手算比较多的,我们今年投了差不多50个项目。很多人惊讶这个数字,但其实我们从来都不是赚风口上的钱,大部分项目在风口的时候大家是赚不到钱的,只有在别人没看到的时候才赚钱,比如说我们投的大掌门、小牛电动。我觉得对于早期投资,还是要对未来抱有乐观的心态。因为你投的项目是为了三五年之后准备的,不应该受当下的影响。如果等市场热起来再去投的话,那都是中后期的机会了。    

李晶:谢谢吴总,各位提到一个有趣的话题,就是二级市场含泪敲钟,包括破发。我今天早上刚看到软银的孙正义反思道,未来在估值上不会只看重用户数量DAU 、MAU这一系列的指标,更看重现金流指标和收入利润指标。从早期投资来看,你们觉得这些指标对于一级市场的投资逻辑和估值有什么影响?以及你们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吴世春:一千亿的基金如果得到了正常五倍左右的回报的话,市场上需要为它创造一个五千亿以上的回报。我觉得现在市场没有这么大增量的部分出来,所以我觉得不是说他没有投到好公司,而是这些好公司在市场上已经很难了,不管是一级市场的最后端,还有二级市场都没有人能接得住了,原来的估值模型现在也不适用。原来钱很多的时候,速战速决,迅速占领市场最头部会有很高的溢价,可能现在这个套路已经不管用了。今天我看朱啸虎发了一个朋友圈,资本市场发展的时候,速战速决是王道,到资本寒冬的时候,快速盈利才是防守。    

胡斌:估值逻辑肯定会有一些调整,这里我还真的有一点发言权,我当时在启明做了VC之后又去做游戏。等我回来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估值模型变了,大家都在讲DAU的价值,我想大概五年前八年前,我印象特别特别深刻,按照DAU算公司估值的著名公司是陌陌,当时我记得华东同学跟我讲,陌陌估值多少钱的时候,他第一个跟我讲DAU 价值多少钱,这是正向的例子,当时我不信,事实结果表现的非常好。后边我们在看很多2C的互联网公司,经常拿DAU、 MAU去讲,一个DAU是20美金,一个MAU是100美金,这种估值模型大家不特别看了,因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大家追逐这个东西,导致很多2C的公司过于追求这个数字,甚至很多投资人也没有冷静去深入思考本质。要知道一个APP的DAU,在苹果系统和安卓系统上都不是同一个概念,如果大家综合考虑这些,至少不会过度强调DAU。

曹曦:对。说到一二级市场,确实过去一年有挺多公司上市之后有破发和流动性低等等情况出现。核心在于一二级市场的差别是什么,其实本身一二级市场是人为去做的一个隔离,价值本身没有区隔的。这两边差别就是在一级市场是单边做多的市场,不能做空,没有像二级市场那样的流动性,再有一个定价基本上是由市场上,你可以说是最激进的出价者定的价格,很多公司比如说最后一轮的价格未必反映它的价值,这个事儿它会出现也是正常的。从长期看,所有公司的估值会回顾到价值本身,其实对我们来说核心还是投长期有足够大价值的公司,因为现在从二级市场上看,很多10亿美金左右的公司虽然听上去是独角兽,但其实流动性是很差的。对我们来说投这样的公司IPO了也不一定能有很好的退出,最终我们是看长期的价值,长期产生足够好回报这样的公司。   

李黎:自由现金流是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非常强调的一个财务指标,也是企业健康发展的重要指标之一。对于很多创业公司来说,早期的时候没有盈利,如果现金流可持续且是正向的话,公司是可以往前走的,所有创业公司死就死在现金流断裂,这也是给一级市场创业者的一个提醒。资本市场有小周期大周期,在这样一个市场低迷的时期,创业公司一定要开源节流,保持充分的现金流,且最好能在业务上实现正向的现金流。另外近几年一二级市场倒挂现象很普遍,一级市场的估值将会理性回归。但无论估值高低,对于我们投资机构来讲,更看重企业的长期价值和真正的商业价值。 

李晶:因为互联网有很大的效应,所以巨头很大,出现了阿里和腾讯这样非常大的巨头。在这种背景下,你们觉得哪些新赛道更值得关注?或者哪些老赛道焕发了新的机会?

曹曦: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说,有一个思考方式,看底层在发生什么变化,比如市场端、基础建设端等等发生了什么变化,这些变化会给哪些行业带来影响,或者是哪些行业可能会被影响,我们提前去做一些布局。最近各种2B类的应用,比如企业服务类、工业互联网类和前沿科技都是我们关注比较多的。另外新的消费品牌、新的消费场景也都是我们有所关注的。比如说跟直播电商有关的新模式也是我们正在关注的方向之一。  

胡斌:这个问题我是很擅长回答的。因为今年到美国所有人就问我两个事儿,一个是中美贸易战,一个是香港问题,你们准备干吗?中国这么多基金你们还在干吗?我们经常说,我们希望他们做的很好,他们有很多钱,能够接我们的公司。首先一点我们是坚定的2C的支持者,并且会继续非常坚定的投2C,尽管我们现在也开始看2B,但今天其他几位也会分享2B的东西,但是消费互联网始终会是我们坚持看的,这也是为什么美国这些LP持续投中国的原因,尽管今年的融资环境肯定比以前差,但是他们非常聪明,他们也非常清晰了解到,尽管有宏观大的问题,但是中国仍然是全球最重要的增长体,这个事情没有变,不管从7%降到6%,中国仍然是全球最快的,所以一定要在中国做配置。

我们再稍微分析一下,2C这个大的领域里有几个大的思考,第一个叫做人群迁移。以前我们讲80后、90后,现在特别强调95后,95后能带来什么新的变化,我们先说国外,首先很多用户是非常年轻的用户,不用Facebook,逃离Facebook,甚至会觉得ins是大姐姐大哥哥用的,这是典型的人群迁移,这种现象在中国一定会发生,但目前并不能判断会在什么时间点发生。微信对于很多95后来说很有负担,他们认为这是上一辈用的东西,家长们用来晒娃的东西,他们要在其他地方表达自我,这是人群迁移。新的人群会带来新的场景和新的爱好,这也是球鞋最近能掀起这么大风浪的一个原因。搜搜类的我们一定会看,红杉一定也会看。

第二个是消费升级。消费升级狭义的理解是在过去五到十年,本来大家认为会发生但是一直没等来它发生,到现在正在真实发生的一些赛道。比如说宠物赛道十年前就有人投,但是大家做起来挺累的,而且市场还是很小,因为绝大多数养宠物的人不会为宠物花很多钱。但如今这个赛道已经发生重要转变了,今年双11进口商品销售冠军第一名是猫粮,第二名是婴儿奶粉,这是第一次猫粮干过婴儿奶粉,它说明消费升级的时间到了,大家等的时机到了。 

第三个是下沉。我们有些线下的业态在三线以下发展的蛮不错,去年有卖菜卖猪肉的,也有连锁的美妆等等,这些在各个地方真实的发生着,只是它没有两三年前那么大的风口,忽然一个公司一火一堆人就上。但是在我们看来,这些都是真实在发生的一些变化,也是我们会持续关注的。

吴世春:不管To C还是To B,早期都不分那么清楚,我们都是To P(people),就是To创业者。在物流领域,我们投了乐卡和大马鹿,在机器人领域,我们投了珞石机器人、若贝特机器人,此外还有像听云之类的技术类公司。To C我们也投资很多,刚才提到的狗粮我们投资一个叫小黑狗粮的品牌,今年双11它表现的很好,我们还投了小牛电动。我们投的美妆公司珂曼借着直播电商的东风起来得很快。所谓的新经济,就是一旦新的基础设施出现了或者新的技术成熟了,很多行业会被重做一遍,形成新的业态、新的渠道、新的模式,这里很难区别模式创新和技术创新之间的区别,很多技术都是货架技术,比如小牛电动,它本身的技术不是自己发明的,但是它把市场上最好的技术整合一遍后,可能变成全世界最好的电动二轮车,卖到欧洲和美国去都没问题,因为在那边是最高档的。我不强调自己只投硬科技或者强调自己只投To C,可能没有那么大的区别,只要你能够抓住新的消费需求,降本增效,就会有新的机会。  

李黎:嘉程资本在TMT领域的早期投资主要聚焦在三个大的版块,一是消费的互联网、二是服务的互联网、三是新技术开启的新场景。

如果说过去10年是商品上网的10年,那么未来10年是服务上网的10年。在C端或者说在流量端,大家都说没有流量红利了,我们内部对于当前流量市场的看法,是认为从去年至今整个市场处于一个流量去库存化的命题。我们把整个中国流量市场分为三级市场,一级市场就是原生的能产生流量的地方,比如说像手机厂商,AppStore,还有手握几个亿粉丝的流量大佬们等等,他们在流量一级市场上向二级市场批发流量,二级市场就是微信、抖音、快手和淘宝等等超级大app,在过去一年中整个二级流量市场的超级APP的日活绝对值增加了大几千万,远远超过了在线移动广告市场每年的投放增速,所以处于流量二级市场的超级app们需要为新增的日活流量找到新的商业化场景变现。三级市场大多是我们VC投的各种垂类应用和各种新的场景。基于流量的第三级市场,我们看到一些新的场景,比如说今年上半年出来的免费阅读小说类的,这些app从二级市场的超级app们买量,重构了一条从内容供给侧到消费侧的价值链。以前用户们读小说是付费的,或者读盗版的,现在很多小说APP低价买的是中长尾的CP,然后提供给用户们免费阅读,收取CPM的收益;还有个较大的新场景COD电商,抖音、微信广点通,凤凰网和UC等大的流量主上比较常见,全网每天的COD电商GMV大约3亿人民币,增长蛮快。还有一些既有的商业化场景,比如消费品牌、教育服务等,现在做toC类的创业公司,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最终在流量的效率上一定要跑赢二级市场。才能够在超级App们垄断一切的过程中杀出一条路来。

李晶:大家基于现在可以给创业者未来十年三个建议。

李黎:未来的十年,保持希望,心怀希望,尊重商业长远的价值。

曹曦:十年这个尺度太大了,现在风云变幻说不出来那么宏观的东西。十年周期的话就得说比较务虚的事儿了。过去一两年,我会和朋友聊到对宏观的判断和建议。每次我都讲我不敢对宏观做判断。但我一直相信一个事儿,引用知乎的一个回答就是人的幸福感是取决于相对值的,不是取决于绝对值。比如说未来十年宏观的变化本质上岁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因素,这些因素都是一视同仁的,我们与其对这些东西做预测,不如更好得保持自己的相对位置,让自己在行业内里始终是前百分之一、前千分之一,让自由始终有不错的回报和不错的幸福感可能更重要。  

胡斌:我特别同意曹曦的说法,我不做十年的预测了,因为十年太难了,我们说三年的事儿。对在座的各位来说,总体来说一级市场融资比之前难。但二级市场肯定是拿钱的,这绝对是好事,所以怎么强调现金流都不过分。但很多企业没有认真想到这一点,我昨天见了一个做内容的公司,用户大概有几千万,年收入只有两千万人民币,但每个月烧400多万。它还要做完2B再做2C,我认为它非常危险,但CEO还没有意识到多么危险,它一但拿不到钱,一年之内必死无疑。第二点是大家怎么熬过寒冬,很重要的是把对手都熬死,要拿钱快、要使劲往前冲,现在绝大多数人拿不到钱,你能拿到钱起码能活下来,很有可能你的竞争对手都死光了,你就特别舒服地享受市场,这是市场上都发生过的,大家要修炼内功做好市场,把对手熬死。  

吴世春:其他我都赞成,熬死竞争对手在中国不太可能。一个生意只要好做的话,总会有无数人冲进来,而且无数机构愿意给他钱。电商市场在十年前被认为已经被阿里一统天下,但后来出现了拼多多这批竞争对手。我觉得每个市场一旦给竞争对手留出裂缝的话,都会被人杀进来。而且很多竞争是跨界竞争,不一定是完全同类型、同品类的竞争。可能打败你的不一定是你的直接竞争对手。接下来的十年是相对乐观的,因为中国经济体量未来十年还能翻一倍,可能有15万亿美金的增量市场。中国的资本链条是全球最完整的,找钱找人找市场都是有路子的。即使是非常小的市场都有巨大的人群,比如说慢性病这个很小的市场都有一千万人群,足够让几个公司活得非常好。目前美国60%百亿美金以上的公司都是2B,中国未来一定会出现百亿以上2B的公司。  

李晶:我们今天会评30岁以下新锐投资人的奖,因为在座各位做投资的时间都蛮长的,大家给这些新秀们一些建议吧。

吴世春:进入一个行业的话要足够有耐心,厚积薄发是能获得成功的重要方式。如果你考虑名利进入投资行业的话会有点短视。所以我觉得投资这个行业值得做十年二十年,值得你花余下的精力去做好它。

曹曦:30岁以下的投资人才是这个行业战斗力量,建议的话我觉得就是多看多想,还得运气能好一点。因为这个行业确实因为信息不对称带来随机情形存在,所以运气挺重要的。但也不能说把运气归结为不可知的东西,我觉得提升运气还是有些办法的,比如说多交朋友,广结善缘等等。  

李黎:前面两位都说得很好,我很赞同。我想说得增强锻炼,保持充沛的体力,毕竟精力充沛是投资人的重要核心竞争力之一。我们这一行需要在市场上奔跑,比如说早上很早去出差,晚上看报告,还经常加班,你们现在正值青春,尽早锻炼,争取在40岁或者50岁时仍然保持着充沛的精力。

胡斌:我觉得年轻人要对经济下行有敬畏之心。20年来真正的大下行就是两次。你们可能没都见过下行,我们真的见到过股票从50块钱变成1块钱,我当时拿着10万搜狐的股票,变成了废纸,当然我们创业又上市了,这是运气好,广结善缘的原因。每个人都会有运气,你要看更长的投资逻辑是否真正正确,孙正义都被挑战,你需要放到更长的周期去看。所以我们看到在行情好的时候,这些年轻的投资人意气风发,使劲花钱,特别来劲,估值都在往上涨,所有人都很开心,如果往下走的时候,这才是考验你的时候,要有敬畏之心。  

李晶:非常感谢四位的分享,纪总的一句话,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无论投资人还是创业者我们把内功打扎实,准备迎接春暖花开。谢谢大家!

本文是小饭桌原创文章,作者:饭桌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0)
呵呵(0)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