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获经纬、红杉等1.5亿投资,在少儿编程1%的市场拿下百万用户,营收一年翻10倍

史素云 2019年10月11日 创业案例
今年整个少儿编程教育市场已经开始出现头部效应,资源都在向头部几家收缩,还处于天使轮甚至更早期的机构很可能会因为资金的缺乏慢慢被淘汰出局。

仅三年时间,少儿编程就超越音乐、美术、舞蹈等“高端”课外课程,接力奥数,成为市场和资本中最热门的赛道。

赛道火热的背后是政策的助推,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规划中鼓励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要求逐步推广编程教育。

一时间大大小小的创业公司纷纷涌入赛道,红杉资本、经纬创投、高瓴资本、真格基金等一线基金也开始积极进场。

即便如此,在西瓜创客联合创始人钟鸣看来,如果把整个少儿编程市场比作一块南极大陆的话,那么现在所有的创业公司都才只走到了科考站的位置,离南极点还有非常远的距离。

西瓜创客成立于2017年,是国内最早一批做线上少儿编程教育的创业公司,为解决编程类专业教师资源匮乏的问题,西瓜创客最初便选中了以录播课程切入,并在后期搭配“AI+双师”模式,即学生跟随主讲教师学习时,后台会有辅导老师进行实时在线答疑,并最终利用AI对学生进行个性化学习内容推荐以及辅助教师进行决策。目前西瓜创客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超百万用户与30万付费学员,2019年8月营收为去年同期的10倍。

融资方面,今年8月西瓜创客完成1.5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投资方为新东方教育文化产业基金、泛海投资、经纬中国、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赛富投资基金、百词斩;2018年3月西瓜创客还曾获得经纬中国与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投资的5000万人民币A轮投资;2017年8月完成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初心资本。

“一个教师打天下”

钟鸣与其合伙人肖恩成长经历奇似。

二人都是在小学阶段就接触了计算机与编程,同时又是音乐的重度爱好者。钟鸣初中时就开始利用编程设计一些小的作品,高中时在音乐方面能够独自作词作曲。肖恩则5岁开始玩音乐,7岁涉猎电子设计,14岁自学编程并开始从事软件开发。大学时二人同校,在编程比赛中相识。

e29dce5dd8bc6354d9cd965333bfb0e.jpg

左起分别为西瓜创客产品总监周元、创始人&CEO肖恩、联合创始人钟鸣

当二人计划将一个编程项目落地时,毫无疑问选择了从音乐赛道切入。2012年二人推出了一款专为iPhone/iPad设计的节拍器Pro Metronome,因具备让用户可以自定义节拍的重音以及将节拍可视化等特点,推出不久便在欧美市场成为同类应用的第一名。

苹果连续几年推荐,格莱美音乐人用它进行创作,一切都顺风顺水。但当下载量达到三千万时,ProMetronome却遭遇了增长瓶颈。钟鸣这时开始思考“小而美”与规模化的问题,“音乐市场,尤其是在国外,始终是一个存量市场,天花板很低。”

二人打算找一个可规模化程度高的赛道另起炉灶,便瞄准了编程教育。钟鸣一直认为,编程将会成为21世纪的新英语。当时国内少儿编程教育刚刚有兴起的苗头,教育部第一次在文件中提出了“探索STEAM教育等新教育模式”,其中就涵盖编程教育,编程猫也连续获得了几轮融资。这正是钟鸣与肖恩寻找的增量市场。 

不破不立,钟鸣与肖恩从工具转入了教育赛道,2017年正式成立西瓜创客。不同于行业内其他公司,西瓜创客从最初成立就是奔着规模化走的,而教育赛道向来限制公司扩张的就是教师资源,对于像编程这种有较高难度的科目更是如此。

曾有相关媒体对少儿编程老师的招聘网站进行抽样,发现56%的企业对于教学经验并无要求,46%的企业要求应聘者是专科以上学历即可。

如何解决教师资源匮乏的问题?如何在规模化过程中还能保证课程质量?西瓜创客选择避开传统线上教育都会采用的直播模式,从录播切入。

做录播需要有两个验证:首先是6-12岁的儿童确实可以听懂编程的内容,其次是即便教师不与学生在同一时间空间,学生也可以掌握教师所教内容。

钟鸣与肖恩先是找了朋友的孩子,通过教课了解儿童的认知边界,之后又通过录制视频在QQ上播放来考察学生的学习效果。在前两步都走通的情况下,西瓜创客短时间内上线了第一个版本,招了十几个学生,更加全面地去验证录播模式是否可行。

“这只是第一版,当时完课率就达到了40%,所以这件事是肯定可以做起来的。” 

但钟鸣与肖恩并没有急着通过大量投放广告做起来。教育几乎是所有“生意”中最讲求口碑效应的,西瓜创客希望尝试是否可以通过口碑传播实现自然增长。

91e64e0b35c1af6d9bcfb8519a92e1c.jpg

2017年3月西瓜创客课程迭代至第三个版本,招收了一个百余人的班级,之后的三个月便“偃旗息鼓”静观其变。结果三个月下来这一百个学生竟带来了700个生源。

这之后西瓜创客才正式开始扩张团队,之前近一年的时间整个公司只有钟鸣与肖恩两个人。

即便团队扩张之后,为了保证专业性,所有录制视频课的主讲教师也只有肖恩一个人。

为了提升交互体验,学生在跟随主讲教师学习时,后台会有辅导老师进行实时在线答疑。

同时为了辅助辅导教师做决策,西瓜创客会利用AI大数据记录每个学生的学习状况,针对每随堂测试、作业完成情况进行采集分析,除此之外AI还可以对一些基础的作业进行修改。

AI的作用不止体现在辅助教师方面,西瓜创客最初就尝试用大数据进行课程优化。比如在还未实现自动化时,如果有90%的学生对一段课程反复观看,西瓜创客就会用人工对课程内容进行检测,若这个现象是由内容晦涩引起,团队会马上迭代这部分课程。

目前西瓜创客还可以利用AI向不同学生推送不同的内容,比如成绩好与差的学生在复习知识点时看到的东西可能会不同,高年级与低年级的学生看到的素材也是不同的,同样,上海与北京的学生看到的背景素材也会有所不同。

西瓜创客“AI+双师”的模式极大拉低了教师成本,入门课程价格也更低。

跳出直线型教学误区

随着模式越来越成熟,赛道越来越火热,市场不乏有对于中小学生学习编程是否真的存在实质性价值的质问,一部分人认为到大学阶段学生的各项能力才变得健全,此时编程更有落地的可能性,所以大学开始学习也不迟。

但在钟鸣看来,编程的学习模式更像是螺旋式的物理而非直线型的数学,重要的是让学生从小掌握一种计算思维。“编程只是一项工具,学生在成长的过程中可以借此不断嵌入自己的想法,螺旋状的轨迹便形成了。”

西瓜创客在课程体系最初的设计过程中也曾陷入过直线型教学误区。

2018年6月之前西瓜创客的课程体系模型是偏线型的,具体分为L0,L1,L2,L3,L4,L5几个阶段,课程难度依次增加。到课程进展到中后期时,西瓜创客团队发现这样的课程并不能满足学生的多元化需求,不同的学生兴趣爱好非常不同,这就要求课程在有深度的同时还要拓宽广度。

发现问题之后西瓜创客近百人的课程研发团队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对课程体系进行调整,形成了一套LEAP的体系,其中LEA是主体性课程,即基础编程,P是选修课程,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选择选修课程,比如选择无人机项目或将水果变成乐器的项目。

LEAP的课程体系与学习乐器的过程十分相似。L阶段是一个入门过程,学生用36课时的时间学会编程的基础语言,就像是在乐器中先学会弹奏每一个音符;E阶段是基于Scratch的12个项目,包含登陆火星、智能机械臂等,这个过程类比到乐器中就是学会弹奏一些曲目;A部分是从图形化的语言切入到python代码语言,这个过程分为A1、A2、A3三个阶段,难度逐级递增,就像乐器中的考级;最后到了P阶段则是运用之前的知识完成自己喜欢的项目。

西瓜创客的学生会自发参加一些比赛,曾经包揽过上海青少年科创比赛的一二三等奖。

07370c556985fbaafe9c35f93062cf3.jpg

目前西瓜创客团队有600余人,学生人数已达百万级,完课率在90%左右,复购率近80%,每位老用户会推荐3-4名新用户,今年8月营收是去年同期的十倍。

西瓜创客用户主要集中在一线与新一线城市,上海与北京最多。在对用户数据进行观察时西瓜创客发现二三线城市的用户数在过去半年时间内增长非常快,这也说明了整个少儿编程行业目前还尚处于早期。

少儿编程科创市场的渗透率现在只有1%左右,相对于英语近100%的渗透率还有99%的路要走,在钟鸣看来,未来五年少儿编程市场的渗透率也只能达到10%-20%的状态。

“但今年整个市场已经开始出现头部效应,资源都在向头部几家收缩,还处于天使轮甚至更早期的机构很可能会因为资金的缺乏慢慢被淘汰出局。”

本文是小饭桌原创文章,作者:史素云,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0)
呵呵(0)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