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5G来临、VR爆发,宅男极客做了个《头号玩家》里的绿洲世界

孟郊 05月16日 创业案例
《头号玩家》里的绿洲世界已经到来了。

原创.png

18岁的少年韦德只是一个生活在贫民区的普通大男孩,害羞、不合群、毫无存在感。当他戴上VR眼镜进入“绿洲”世界后,摇身一变成为了虚拟世界中的超级英雄,自信、勇敢、机智,颇受大家喜爱,甚至在游戏通关之后,最终和网恋的女友修成正果,上演一场逆袭大戏。

这是电影《头号玩家》的情节,“绿洲”世界的人们光彩照人形象各异,就算是现实世界中的失败者,依然可以在“绿洲”找到存在感。

去年《头号玩家》上映后曾连续连续10天问鼎国内单日票房冠军,在宅男狂欢之余人们不禁发问:“绿洲”真的会出现吗?

电影中的绿洲出现在2045年,但是对于科技圈来说,绿洲世界或许已经到来了。

5月5号,B站上一名宅男主播分享了自己连续48小时佩戴VR眼镜进入“绿洲Oasis”世界的经历,在虚拟世界里,他在草地影院里跟其他玩家看了场电影,听了演唱会,攒钱买了大房子后坐在客厅里看《奇葩说》,在东京和妹子一起在公园里画画,甚至邀请自己的健身教练进入“绿洲”,在虚拟世界里上了一节私教课。

绿洲Oasis是连续创业者尹桑带领团队制作的一个VR开放世界,玩家在绿洲Oasis里可以像电影里的情节一样完全模拟现实世界去生活。

VR市场即将爆发

2012年,还在美国读大二的尹桑决定辍学回国创业,创立KTV服务O2O平台“一起唱”,一度做到国内市场份额第一,但现金流问题让一起唱陷入危机。2018年,受《头号玩家》影响的尹桑结束“一起唱”之后创立“绿洲Oasis”,一头扎进VR赛道。

 1.jpg

绿洲Oasis团队成员

在过去几年里,VR经历了爆发式风口后迅速降温,最终成为无人问津的冷门赛道,但是在绿洲Oasis创始人尹桑看来,全球VR市场正处于爆发前夜。

对于VR来说,阻碍其大规模普及的因素无非是四点:价格太贵、眼镜太重、视觉不清晰、画面有延迟。

但最新的变化是,去年Oculus和HTC VIVE发布了旗舰产品,将Vive Pro的分辨率提升了78%(4K画质)、清晰度翻倍,而PiMax等公司则直接跃迁到了8K画质。对于画面延迟问题,HTC VIVE的延迟率已经从最初的18毫秒降到了2毫秒~3毫秒,用户佩戴VR眼镜后不再会有观看PPT的感觉。

大厂的进军直接让VR眼镜进入轻盈时代,今年3月,数字王国最新发布的VR眼镜只有150克,传言华为今年Q3发布的VR眼镜重量甚至不到100克。而在价格方面,大厂纷纷加入补贴大战,Oculus推出的Go价格只有199美元,用户的购买门槛大大降低。

最重要的是,5G的发展保证了VR中的信息高速传输,游戏中的图像渲染可以在云端完成——Google已经发布了成熟的云渲染项目Stadia,腾讯也在国内试运营云游戏,华为则发布了VR Cloud平台。未来你不需要一台主机,用手机就可以运行云端渲染的3A大作。

如此看来,VR的赛道回暖的时机似乎到了,最新发布的数据也支撑了这一观点。

2017年全球VR Mobile的下载量超过10亿,接近2010年移动App的下载量。在过去两年里,专业VR设备在全球范围内保持每年100%的增长量,一体机更是达到400%的增长量,全球保有量达到4000万。

更明显的趋势是,去年小米和Oculus合作推出了Oculus Go和小米VR,华为、三星、苹果等大厂也将押注分体式VR设备——未来100克以内的VR眼镜将成为手机标配。

给玩家提供“第二人生”

在这样的市场背景下,尹桑的绿洲想要给玩家提供的是一个有更加沉浸式体验的“第二人生”。

具体来说,绿洲Oasis的世界里并不会设计官方形象,所有玩家可以自己“捏脸”设计形象,也可以自主上传供其他玩家使用,做到“第二人格”。

更重要的是,绿洲Oasis的世界完全开放给玩家,并不会设置游戏规则,玩家可以在绿洲里模拟现实生活中的一切行为。“比如前段时间有玩家就设计了一个乞讨小女孩的形象,还在旁边放上了支付宝二维码,在绿洲里四处乞讨就很有意思,也有人直接将自己做成隐形人在绿洲世界里四处转悠。”再比如巴黎圣母院被烧的当天,绿洲团队就连夜做出了1:1复制圣母院放在世界里。

现实世界中存在的,绿洲Oasis里都可以存在。

 巴黎.png

绿洲团队制作的1:1复制巴黎圣母院

并且绿洲Oasis通过全身动作捕捉可以做到全感的拟人交互,有了3D声场,用户之间可以在绿洲里拟真的实时交流,完全拟真现实世界。比如在绿洲Oasis的赛博朋克世界里,玩家可以通过佩戴手柄直接射出“光箭”,让沉浸体验效果做到最好。

在绿洲Oasis里玩家还可以实现虚拟直播,现实世界中的主播戴上VR设备后甚至可以直接拿着手柄在直播间跳舞唱歌。除了模拟现实世界中的体验之外,绿洲Oasis还提供给玩家架空现实的交互体验,在绿洲Oasis世界里,用户可以骑着飞龙到世界各地,甚至办一场自己的演唱会。

更重要的是,玩家可以在开放的世界里自主创作,比如玩家可以自主建造一个牧场在里面喂养奶牛,也可以开放给其他玩家参与其中。目前,绿洲Oasis世界里的场景玩家制作的比例在50%左右。

玩家通过“第二人格”在绿洲Oasis世界里穿梭,体验过程中实现完全的拟真交互,世界中的内容设计让玩家做到沉浸式体验,在尹桑看来,做到这三点便可以实现真正的“第二人生”。目前绿洲Oasis里已经有了“赛博朋克”、“废弃的中学”、“虚拟偶像”、“雪球大战”等30多个世界。

为了在虚拟的世界中沉淀社交关系,绿洲Oasis还设置了好友功能,通俗的说就是,绿洲Oasis更像是一个VR版本的Facebook,玩家可以邀请朋友在家里开派对,看电影。

目前,平均每个玩家在绿洲Oasis里有7个好友,“我们想给玩家提供的是假世界里的真朋友,一旦有了社交关系的沉淀,用户就离不开这个虚拟世界了。”

 4.png

绿洲Oasis的游戏界面

同时,绿洲Oasis通过资产的沉淀实现进一步的用户留存,在绿洲Oasis世界里,用户可以赚钱买房买车,开办自己的公司。“目前200多个玩家有自己的别墅,这些用户的留存是100%,还有400多个玩家在摇号等着买新房,更多的玩家有自己的宠物、公司,有了资产之后用户的留存时长就会进一步提高。”据尹桑透露,目前绿洲Oasis主要的用户在12-22岁之间,月留存率在60%左右,每次平均使用时长2.2小时。

尹桑称,绿洲Oasis下一步将对标VR chat进军国际市场,通过STEAM平台的口碑传播实现用户爆发,同时也会和华为、小米等大厂合作进行产品预装。“通过出海,明年绿洲Oasis预计做到2000万用户。”

今年1月,绿洲Oasis发布了自己的移动版本,3月底发布了PC版,目前还处于内测阶段。目前绿洲Oasis团队有14人,并在去年完成了险峰长青、阿特列斯、清流资本等机构千万人民币的天使融资。

对于接下来绿洲Oasis需要解决的问题,在尹桑看来,一是做好用户关系链的沉淀、增强用户之间的连接,第二给用户提供“傻瓜式”的开放世界编辑器、持续激励用户创造内容,重新定义自己在虚拟世界的identity。“绿洲Oasis”也会开放剧本杀、虚拟偶像直播等爆点场景,引导更多年轻用户加入这个“充满理想主义的乌托邦”。

本文是小饭桌原创文章,作者:孟郊,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2)
呵呵(2)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