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比特币绝不会消亡

生姜斯基 2018年11月30日 其它
过去一周,比特币暴跌34%,今年以来比特币累计下跌超七成,大量矿机被按斤甩卖。有人说人类历史上第三大泡沫结束了。其实,比特币的故事才刚刚走完第一章节。

11.jpg

过去一周,比特币暴跌了34%,今年以来比特币累计下跌超七成,大量矿机被按斤甩卖。有人说人类历史上第三大泡沫终于结束了。其实,比特币的故事才刚刚走完第一章节。

比特币玩家中,除了中国的炒币者,还有西方极端自由主义者和委内瑞拉人民。比特币对于他们各自意味着完全不同的东西。

比特币不会消亡,玩币者永不为奴,因为这个世界上比它不靠谱的事情还有很多。

1

挖矿不赚钱这事,笑来老师早就知道了。

2011年2月初,比特币涨到了1美元,成功吸引了笑来老师的注意。他以平均6美元的价格买入了2100个币,看着它一路涨到了24美金。

马克思说过,一旦有了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400%的利润摆在面前,不能让中间商赚了差价,笑来老师决定亲自挖矿。

清了一半的比特币仓位,李笑来花了60万和朋友朱峰在河北霸州一块庄稼地里搭了一个小矿场。

几十台服务器在农田里嗡嗡作响,热风四散,疯狂吞噬着农村里本就不稳定的电流。结果搞得矿场时不时断电,朱峰不得不三天两头从天津开车去河北霸州重启机房。

三个月后,李笑来说不想折腾了,用四折的价格处理了服务器。他没说的是,三个月的时间他们只挖了100多个比特币。当时比特币价格从三十美元的高价腰斩,所得收益扣去电费基本没什么赚头。

22.jpg

(2011~2012年间比特币价格走势)

经此一役,笑来老师重新认识了比特币。值钱的从来都不是币,而是炒币的人,从此他坚定地踏上了币圈大V之路。

当然,那时的笑来老师还不知道,比特币会在2017年涨到2万美金,他在庄稼地里三个月挖出的是六年后的200多万美金。

2

笑来老师花了三个月挖的100个比特币,对于2009年的吴钢来说不过是敲敲键盘的事情。

2009年6月的某一天,在P2P储存网站任技术总监的吴钢,收到了一封介绍比特币的邮件。他顺手下载了挖矿软件,在公司的电脑上挖了约8000个比特币。

当时,吴刚觉得比特币根本就是中本聪的空想,不可能有人愿意普及一个自己无法控制的货币。于是他就把挖矿软件扔到了一边。后来他从那家公司离职,这8000个比特币也就被他落在了公司的电脑里。

这大概是中国码农距离亿万富翁最近的一次,在2017年的高点,这批比特币价值约1.6亿美金。后来吴钢辗转于四川和西藏建设大型矿场继续挖矿,仿佛是为了弥补曾经的遗憾。

2010年之后,大型矿场的算力军备竞赛开始了,个人挖矿时代基本终结。

挖矿可以视为一个抢夺记账权的游戏。谁的算力更强,谁就能抢到某笔交易的记账权,从而获得比特币奖励。随着中国挖矿军团的加入,砸钱堆算力的土老板越来越多。大型矿场建设在发电站旁边,动不动堆上千个矿机,小型矿场只能在夹缝中生存。

33.jpg

然而,挖矿所获得的奖励却越来越少。按照中本聪的设计,总数2100万个比特币将在大约131年内奖励给挖矿者。2012年奖励总数达到1050万比特币时,单次奖励从50个比特币减半为25个;2016年当总数达到1575万时,奖励再减半为12.5个。就这样,挖矿成本和收益互相朝着对方狂奔,击穿成本是迟早的事。

如果在2017年卖矿机,2018年搞矿机回收,才算是真正的币圈大佬。只是没人想到比特币的价格会颓得这么快。

3

吴钢想得没错,人类从白银和黄金的硬通货时代走向纸币时代,就是为了把货币控制在自己手里。比特币去中心化,不可追踪,一出生就注定无法成为法定货币。

但吴钢没想到的是,即便没有得到官方认可,比特币居然也能普及。孕育在比特币中的“自由”,才是它的核心价值。

在遥远的西方,有一群极端自由主义者,他们抗拒一切法律和监管。就像调皮捣蛋的小孩子一样,挑战威严可以产生自由的错觉。

只不过,他们是一群走了歪路的孩子。上世纪90年代,其中的一个代表人物吉姆贝尔,提出过一个大胆的设想:当人们能够隐蔽IP地址,再加上无法追踪的加密货币,网络上将会出现一个能够正常交易任何物品和服务的市场,其中囊括了贩毒、暗杀、嫖娼等普通人连想都不敢想的生意。

比特币出现后,这个设想成为了现实。2010年,美国一个26岁的失意年轻人——乌布利希发帖称“他将打造一个虚拟市场,让人们亲身体验在一个不一样的世界生活”。

44.jpg

第二年,他开发了一个交易平台,名字叫“丝绸之路”,这个网站只能通过特定路由隐藏IP地址后才能进入。开始的时候,乌布利希在上面贩卖自己种的致幻蘑菇。为了逃避审查,他只收无法追踪的比特币。

后来,越来越多的毒贩子关注到这个神奇的网站,开始在平台上开设自己的店铺。毒品占据了这个网站80%以上的交易量,因此“丝绸之路”也被称为暗黑版“淘宝”,仅仅2个月就迎来了第100万个注册会员,比特币也成了这个平台的主要流通货币。

当然,这个世界不可能存在绝对的自由,2013年,乌布利希被卧底的FBI特工摁倒在咖啡馆里。

而“丝绸之路”却没有自此消失,它只是暗网的一个小角落,庞大的暗网中像“丝绸之路”这样的网站比比皆是。

2013年之前,有大约30%的比特币是在暗网流通的。那两年全球的矿工都在抢着帮这群黑帮大佬记账。后来随着中国炒币天团的入场,比特币价格迅速膨胀,手续费也水涨船高,逼得黑帮大佬们寻求其他虚拟币,作为支付工具。

55.jpg

(暗网虚拟币流通比例,比特币已降至13.33%,数据来源:Recorded Future)

这些大佬们最初还无法理解,中国人根本不用比特币消费,为什么还要疯狂买入比特币。

4

2013年,塞浦路斯经济危机爆发,塞国人民选择把手里的钱兑换成比特币。比特币的价格在一周内涨了约600%,全年最高涨幅达2500%。

那年,李笑来因为持有大量比特币成功登上《华尔街日报》。

在股市,人们谈起“割韭菜”还是羞答答,喜欢用“价值投资”和“支持实体经济”来武装自己。而在币圈,“割韭菜“却是所有炒币者最纯粹的目标。人间一日,币圈一年。他们早已习惯了游走在破产和暴富的边缘。

2017年,比特币从1000美元最高涨到了21000美元,涨幅高达2100%。包括“比特币中国”在内的三家中国平台,交易量达到全球的98%。

奔着暴富疯狂涌入的韭菜小白,帮助币圈大佬们成功套现。在胡润公布的《区块链富豪排行榜》中,中国的15位币圈大佬的财富总额高达1200亿人民币。

66.jpg

在一个个一夜暴富的故事里,他们不愿提及这1200亿是从谁的口袋里掏出来的。今年以来,比特币市值已经缩水了70%,币圈大佬们依然在诉说着“硬分叉”和“算力大战”的故事,期待着新一轮的上涨“共识”冉冉升起。

5

“在委内瑞拉,翻垃圾堆你至少还能找到残羹剩饭,去工作你只能赚到玻利瓦尔。”

77.jpg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是不幸的,2013年,他从查韦斯手里接过总统的宝座,第二年就迎来了油价狂跌。委内瑞拉财政收入九成以上依赖石油出口。为了维持原有的财政支出水平,马杜罗开始无限制地印钞。

一场史诗级通货膨胀开始了。在2013年,31玻利瓦尔可以兑换1美元。现在,兑换1美元则需要248209玻利瓦尔。

结果就是,玻利瓦尔形同厕纸,在委内瑞拉买鸡蛋,需要推着半车钱去。疯狂的通胀榨干了委内瑞拉人民的钱包。买不起菜,他们只好在垃圾堆里翻食物吃。只要富人们能够产生足够的垃圾,贫困的委内瑞拉人民或许就不会饿死。

88.jpg

面对这样的状况,总统马杜罗当然不能视而不见。为了让物价显得好看一点,今年8月20日,委内瑞拉规定所有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必须去除五个零。

伟大的策略,往往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五年间物价膨胀的十万倍,仿佛瞬间变成了另一个时空的事情。可惜大部分人的资产,在过去五年间并没有像货币量一样翻上十万倍。

在这样的情况下,委内瑞拉早就切断了个人兑换外币的通道。少数委内瑞拉人民有感于经济环境的恶化,迫不及待地将手上的玻利瓦尔兑换成比特币,在这场经济崩塌中得以保全。

99.jpg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到2018年底,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率将飙升至1000000%。

即使比特币再跌上90%,对委内瑞拉人来说也是十足的硬通货。

比特币不会消亡,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比它不靠谱的事情还有很多。

6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美联储开始源源不断地加印美钞。据说中本聪正是看不惯美联储的行径,才推出了不受任何官方控制的比特币。

2010年5月21日,佛罗里达程序员Laszlo Hanyecz用1万比特币购买了价值25美元的披萨,这是比特币历史上的首次流通。同年,极端自由主义者乌布利希注意到了这则新闻,开始研究利用比特币进行交易的可行性。从此,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币,使得暗网上的大规模非法交易成为可能。

2013年,塞浦路斯宣布向所有银行储户一次性收取最高9.9%的税款。塞国人民为了保护自己的资产,纷纷将手上的资金兑换成比特币。

1010.jpg

2014年,李笑来在接受专访时,说自己一直想拍一张烧美元的照片。相机镜头里,他歪着头,用一美元点燃香烟,变成灰烬的美元带着火星,纷扬洒落。

疯魔的不是比特币,疯魔的是这个人间。

原文来源:老斯基财经 作者:生姜斯基
赞(0)
呵呵(0)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