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梅花创投吴世春:如何投出趣店、唱吧、花点时间这些明星项目

王艳 2018年07月18日 人物
拿了梅花创投吴世春的钱就不会担心下一轮融资,因为他就是项目最大的FA。

1.jpg文丨不凡商业记者 王艳

吴世春瘦了。2个月的时间里减掉了31斤。

下定决心减肥的动力来自于几个月之前的一场饭局,三个人打赌,看谁可以在两个月之内减掉25斤。朋友们不相信他的毅力,吴世春偏要证明看看,找来专业的团队制定减肥计划,结果在2个月里减掉了31斤,至今还没有反弹。

短时间内快速瘦下来并不容易,但是有挑战的事情才会变得好玩。吴世春觉得,这件事本身就有意思极了,有了赌注,才会有动力。

今年4月初,吴世春和朋友在新西兰来了场为期一周的骑行,沿途遇到落石车子险些被砸下悬崖,爬坡时自己无论如何都冲不上去,旁边比自己年纪稍长的朋友反而轻松冲上了山顶。吴世春就在心里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减肥健身。

结果回国后就有了那场赌约,最终还给自己赢了一笔不小的赌注。

2.jpg“好赌”的性格也折射到投资中来。做天使投资,冒险下注的情况时有发生。

四年的投资人生涯,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出手了300多个项目,投出了趣店、大掌门、车和家、唱吧、花点时间等金牌项目,其中趣店投资回报超千倍,成为他投出的第一个百亿美元公司。不少项目吴世春都是冒险押注,在他看来只要创始人认知力足够,就可以放手一搏。

对于看人,吴世春有自己的标准:能自主决断又可以保持不偏执、不教条,动不动就放弃是他最讨厌的创业者。

早期投资就是投人的典型例子是对罗敏的投资,二人同是江西老乡,成立趣店之前,吴世春就已经对罗敏的创业项目押注,失败后罗敏找到吴世春,吴持续加码。或许投资趣店时吴世春也没有料想到这件事能成,只是既然看好这个人,最终总能做成一件事。

当年决定做小牛电动时,吴世春是以发起人的角色和李一男参与到项目的创办中来的,几个人凑在一起找市场找需求,最终瞄准电动车领域,发起创立小牛电动并完成了投资。

后来小牛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日子,一线投资机构纷纷撤资,吴世春坚定支持并把圈里的投资人重新组织起来,持续加码支持才让小牛渡过难关。

汪峰的FILL耳机也曾面临和小牛电动一样的状况,股东们觉得,投了那么多钱FILL耳机依然没有达到他们预想中的规模,在别人撤资的情况下吴世春也要坚持下注。

“对长远的未来要有信心,短期内要给企业犯错的机会,5亿人的消费群体足够大,市场需要一款高品质的耳机。”

投人快准狠

吴世春投项目,是出了名的快准狠。自己喜欢冒险,也愿意投孤注一掷不给自己留退路的人,一旦看好立马押注。

第一次见到花点时间创始人朱月怡的时候,吴世春就知道那是他要找的人。当时朱月怡已经从易到离职准备二次创业。不管是对市场的理解还是过往经历,吴世春都觉得她是做“无用美学”这件事最合适的人选。

“朱月怡是打过仗的人,聊了半个小时就决定投她,并且把她‘摁’在办公室一下午直到签完协议。”

趣学车创始人刘老木也很是豁的出去,当时吴世春在上海参加活动,二人在酒店大堂见了一面,吴世春问他:互联网学车政策开放的可能性有多大?多久可以实现?是否愿意来北京发展?

结果第三天夜里,刘老木就自己一个人从江西背着包来了北京。

唱吧的陈华曾经和吴世春一起创立酷讯,作为曾经一起打过仗的战友,吴世春对陈华足够了解。决定再创业的日子里,陈华曾经和吴世春在奥森公园一圈圈地走,讨论商业模式。后来陈华创立唱吧,吴世春也成为陈华的天使投资人。

吴世春也不是没失过手,错过张一鸣或多或少成了心里的遗憾。

吴和张早些年就相识,张一鸣的今日头条天使轮融资时估值只有1000万美金,当时的吴世春如果个人投资的话只能投出去几十万人民币,投资的事情遂搁置。只是现在吴世春经常回过头来想一想,像张一鸣这样优秀的人,怎么也要投点钱进去的。

3.jpg最近吴世春打算写一本书,内容是受王阳明心学启发而总结出的创业心学,认为创业同样需要认知力和心力的加持。核心观点是创业需要有正确的方向和价值观,这是致良知。

刘老木还记得当时吴世春跟自己说,“墙要倒的时候不能去扶,但是不去推也是一种善良”。所以趣学车的直接竞争对手发展遇到困难时,刘老木约到创始人及时沟通,最终把人挖来,成为公司融资时的重要帮手。

创业心学另一个观点是要对创业路上的困难有正确预期,用结果去验证自己的判断,在循环中不断提升自己的认知力和心力,这是知行合一。

刚入行时,吴世春还会去看创业者的经历和背景,现在则更看重人的认知程度。

深链财经创始人王鹏曾经做过吴世春一年的助理,后来王鹏决定创业时,还在办公室里对刚从日本滑雪回来的吴世春做了一次三分钟的路演。愣了十几秒之后,吴世春便决定在原来的额度上翻倍投资。对于信得过的人,吴世春敢于押注。

不是运气

频频投出独角兽,投资回报超千倍,如果投资有一定的运气成分在的话,为什么总是吴世春?

吴世春觉得自己运气好是因为足够勤奋。

和履历背景光鲜的金牌投资人不同,吴世春是从底层一路摸爬滚打起来的。他始终觉得,自己就是江西农村的一个放牛娃,毕业后进过华为、百度这样的大公司,也和唱吧的陈华创过业,曾经是个创业者,做投资后也能更懂创业者。

所以做投资首先应该让自己在人脉、资源、价值观、能力上变得值钱,至于一夜暴富的运气,那就是后话了。

吴世春总结过自己的投资风格:接地气、务实、快。

接地气来自于不愿意给自己和梅花贴上标签,更不愿意给创业者贴标签。

因为不追风口,所以什么项目都会看,不会局限在某些具体的赛道。创始人也不去过分重视背景,不管是海归还是草根,只要认知能力足够,就可以投。

所以,创业者愿意去找他,也无需将自己包装成投资人喜欢的样子。

复盘一下梅花近期出手的案子也可以得知一二:有做废纸回收的千鸟互联,有消费升级领域的茵曼内衣,有宠物商户SaaS平台宠知道,还有从抖音起家的视频节目“无聊的开箱”……

莲花资本的邱浩曾悄悄研究了吴世春一年多,前几日在饭桌上对他说,“世春,别人都说你看起来憨厚,投的项目也杂,但你是有哲学底子的,背后有一套核心的投资逻辑。”

逻辑是什么?只是简单的投人吗?面对繁杂的领域,在精力有限的条件下如何抓住项目要点?

王鹏之前几乎每天都要跟着吴世春一起聊项目。他发现不管跟哪个领域的创业者聊,吴世春总能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关键。

在他看来,吴世春极聪明,又善于总结,总能把一个领域成熟的核心方法论迁移到其他领域中来。

而吴世春给出的答案是:要进入一个行业,需要尽快找到谁在行业里赚大钱,和赢家站在一起才能找到最好的项目,进入核心圈。

比如汽车领域,吴世春总是去找车和家的李想去聊,游戏领域就去找玩蟹科技创始人叶凯。这些人对市场看得透,总能在看项目时给到吴世春建议。

所以圈子里称吴世春为“人脉王”,按他自己的话来说,是有价值的朋友一定要多。

“有时我会把一些了解到的行业动向提供给吴总,说谁离职准备创业了,哪个投资人准备单飞了,结果往往发现吴总在前一天就已经和对方聊过了。”王鹏感叹道。

风口是毁灭财富的地方

“风口是毁灭财富的地方,它意味着资本的狂热和市场的扭曲。”做的不好的企业就应该退出市场,而不是靠融资续命,导致资源的浪费。

对吴世春来说,梅花创投从来不是一个追风口的机构,他要追逐的,是那些聪明的年轻人。那些风口上的项目,错过也就错过了。

4.jpg“每个时期都会有一批聪明的年轻人通过创新来提升行业效率”。所以对吴世春来说,不存在没有项目可投的问题,时代不会老,永远有聪明的年轻人。

但对于一家投资机构来说,不追风口就意味着要提前布网捕捉隐形独角兽,风口形成时直接进入收割期。

2012年玩蟹科技开发出《大掌门》时曾一度掀起手游的风口,但是早在2009年吴世春就已经押注,风口形成时直接退出,用40万赚回6个亿,投资回报率1500倍,吴世春一战成名。

而2016年互联网金融领域创业开始井喷时,吴世春早在两年前就已经下注罗敏的趣店并准备上市,这次投资的回报率同样超千倍,并成为吴世春投资生涯里投出的第一个百亿美元公司。

“风口形成了再去投,只有死路一条。”

今年,吴世春格外关注基于公众号、服务号、小程序、群组等形成的微信互联网生态和抖音生态:小程序处于发展早期,领域内的机会依然很大;而抖音降低了全民创作的门槛,并对长视频、文字阅读造成冲击,只要和政策保持一致依然存在很多创业机会。“能够使人上瘾的东西都是很可怕的。”

“超级链接者”

“如果投资只是给钱,那肯定是我的耻辱。”

多家被投企业都向不凡商业记者表示,拿了吴世春的钱就不会担心下一轮融资,因为吴世春就是项目最大的FA。

趣店上市时,创始人罗敏说过同样的话,称吴世春是他创业路上的贵人。而刘老木的趣学车,四轮融资时从来没有请过FA,每次到了融资的关键节点,吴世春总能及时助推一把。

春节前一周,刘老木的A轮融资即将敲定时,领投方希望趣学车调整战略方向,双方僵持不下,最终以领投方撤资收场。领投方撤资,跟投方自然不乐意。

吴世春是在凌晨一点多接到刘老木的电话的,说明情况后吴世春认为刘老木的决定是对的,不能为了迎合投资方轻易改变战略方向。第二天吴世春带着刘老木找到各家跟投方说明情况,三天后,A轮融资顺利敲定,有惊无险。

除了给钱,吴世春更乐意给创业者提供方向建议。

当有车以后创始人徐晨华找到吴世春时,自己做的项目正面临瓶颈:9个人做产品,APP前途未卜,而2个人做的公众号却已经积累了70万的粉丝。吴建议徐尽快转变方向,做APP模式太重,投出去的钱很可能打水漂,不如将重心转到公众号上来。回去之后徐晨华快速调整团队,并将团队搬到北京,随后以公众号起家的有车以后迎来业务的快速爆发,完成一次漂亮的弯道超车成为所在领域的行业第一。

天使投资,考验的就是投资人的决断力。

梅花曾经准备出手一个项目,结果签协议前夕公司和腾讯产生法律纠纷,创业者打来电话,“腾讯起诉我们了,如果你们不想投可以随时终止。”

吴世春的判断是,投资有一定的风险,但是问题可以解决,于是快速提供法律支持,最终公司和腾讯和解,项目也快速发展起来。

吴世春给自己的定位是“超级链接者”,依赖自己长期的人脉和资源积累,让梅花帮300多家兄弟企业实现有效的连接。

刘老木还记得趣学车刚开始起步时需要市场知名度,便找到同为梅花帮的罗敏,二人只聊了一次就敲定了合作,分发的宣传单页正面印着趣学车,背面印着趣店,名字上相近,产品上又可以互为背书。

在梅花创投内部,吴世春经常组织被投企业之间做内部分享会,让梅花帮的成员快速建立信任和联系,后来干脆办了几场名为“一招鲜”的饭局,让各家分享自己在创业路上的绝活。后来大家就都知道了,要想搞融资就去找趣店的罗敏取经,想要做好品牌就去找花点时间的朱月怡,想要在冷启动时快速起量就去请教找靓机的老温。

5.jpg

梅花帮的“一招鲜”饭局

“梅花帮不是帮派的帮,而是帮忙的帮,有事大家一起帮。”

成为投资人之后,吴世春进入一种连轴转的状态:永远有回不完的消息和见不完的人。

上个月吴世春接受了一次“投资百人战”的挑战,在13个小时里除了简短的吃饭时间见了一百位创业者,平均下来要先听创业者进行几分钟简单路演,还要对项目作出一针见血的点评。

“一天聊下来,就算喝了十几罐红牛还是累到睁不开眼。”

但吴世春还是总能见缝插针地挤出时间。即便是在接受这次采访时,吴世春也同时通过手机审批了几笔打款协议顺道看了几个项目,并及时回复了几个群消息。

“这也跟天赋有关吧,有的人就是可以一心多用。”刚做吴世春助理时,王鹏也不理解还经常提醒他,可是他总能一边处理事情一边聊项目,听完项目,找到核心问题了,手头的工作还可以继续。

“他常说自己脑子里有两根弦可以同时工作,两头都不耽误事。”这样的情况王鹏后来见的多了,也就随他去了。

6.jpg圈子里的人总觉得吴世春看上去不善言辞又有些冷幽默,想的总是比说出来的要快。生活中的吴世春却痴迷于一切刺激冒险的事物,骑行、徒步、越野、滑雪……骨子里是一种不服输的劲头。

北京周边的山吴世春几乎爬了个遍,他是那种爬山一定要爬到山顶的人。去年7月,吴世春带着儿子吴岳两天一夜穿越了库布齐沙漠,上个月又带着10多位梅花帮创始人在高海拔、大雨的条件下完成了茶马古道徒步,在他的观念里,决心要做的事情怎么可以轻易放弃?

本文是小饭桌原创文章,作者:王艳,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1)
呵呵(0)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