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投资人无偿“赠房”,他把互联网玄学变成标准化课程,被阿里、滴滴看好

石富元 2018年03月28日 其它
2017年,三节课在线学员超过50万人次,其中付费用户超过3万人次,营收过千万,基本实现盈利。三节课课程完课率达60%,作业提交率达45%,48%的学员在一年内实现复购。而且,三节课还切入了2B的企业培训业务,滴滴、阿里、京东、百度、今日头条、搜狗、搜狐、唯品会、58等100多家企业已经与三节课签订合作。

文丨小饭桌新媒体记者 石富元

  后显慧最近有两件开心事,一件是自己的二宝刚刚降生;另一件是自己创立的公司三节课刚刚拿到了IDG资本领投的数千万A轮投资。

  后显慧在2005年进入互联网从事产品方面的工作,先后就职于阿里巴巴、世纪佳缘等多家互联网企业,2012年时加入了百度负责百度凤巢(搜索引擎营销平台)的产品架构。一次偶然的机会,百度学院请他去为P3、P4级刚入行的产品经理讲入门产品运营课,没曾想一年下来讲了200多场。

  后显慧开始意识到,讲课比自己原来的工作好玩,而且这个过程中原第九课堂的COO黄有璨找到他谈合作,希望他能到第九课堂的线下课堂讲课。一年后,后显慧的课程年流水到了三四百万。一方面后显慧觉得这个事情大有可为,另一方面他也感受到这个课程有瑕疵,主要体现在“无实操、不落地”,学员听的时候觉得很有道理,用起来时却无从下手。

  为了让事情变得更有意义,后显慧联合黄有璨、布棉(三节课另一个联合创始人)在2014年9月份成立了“三节课”公益组织,在休息日组织线下课堂为学员讲有大量实操内容的课程。

  2015年10月份后显慧和黄有璨、布棉决定离职创业,正式把三节课从公益项目变成了商业化运营的公司。

  2017年,三节课在线学员超过50万人次,其中付费用户超过3万人次,营收过千万,基本实现盈利。三节课课程完课率达60%,作业提交率达45%,48%的学员在一年内实现复购。而且,三节课还切入了2B的企业培训业务,滴滴、阿里、京东、百度、今日头条、搜狗、搜狐、唯品会、58等100多家企业已经与三节课签订合作。

  截至目前,三节课已经完成了3轮融资:2016年1月份,险峰长青、唯猎资本、凡卓资本联合投资天使轮;2016年10月份,集结号资本和知初资本联合投资千万级人民币Pre-A轮;最近,完成了IDG资本领投、唯猎资本跟投的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

  把互联网玄学做成标准化课程

  后显慧对三节课的定位是“新职业教育”的领跑者。“‘新职业’是当下学校不培养,但互联网企业紧缺的岗位,比如产品、运营、新媒体、数字营销等。”后显慧说道。

  后显慧所定义的新职业,往往被称为互联网玄学。拿运营举例,所有公司对运营岗位的定义都不同,而且运营所需要做的事情也极其庞杂,很多初入职场的运营新人往往两三年都摸不到边界,很容易信心受挫,但互联网企业又都急缺运营人才。

  “我们通常把这些职业称为‘摸头派’,新人行不行摸了头就知道了。”后显慧调侃道。由于这些岗位无标准、无方向,因此就无法培训。在互联网领域,有一种普遍说法,“产品经理无法培养”。

11.jpg

  按后显慧的逻辑,这类岗位兼具“创造力”与“方法论”双属性,之所以被认为无标准,是因为往往人们只看到了其“创造力”的一面,但忽视了其“方法论”的一面。

  “微信这样的产品不是谁都能做出来的,但是等级低一些的产品经理仍然是有方法论的,产品调研、数据分析、行业研究、竞品调研等这些都是方法论。”

  2015年11月到2017年6月,三节课一直在探索如何把新职业技能培训产品化、课程化。他们总结出一套课程研发流程:首先,他们需要到企业调研,总结企业对于岗位不同阶段的能力要求模型;然后根据模型追踪知识路径,绘制知识地图;紧接着是根据知识地图打造课程框架;最后寻找能讲授这个课程框架的老师,共同打磨课程,并设置作业功能。

  据后显慧讲,一个课程从立项到设计完成大概需要6个月的时间。刚开始布棉负责产品课程,黄有璨负责运营课程,实践成功后就开始去外部寻找授课讲师开发更丰富的课程。

  “我们不仅仅是经验分享、案例分享,而是会有大量扎实的教研工作凝结在课程里。”后显慧之前做线下授课时之所以觉得有瑕疵,是因为课程只有分享没有实操,用户还是不知道怎么做,因此三节课创立的初衷为“行胜于言”。

  周欣曾是三节课的学员,在大学期间就梦想毕业后成为一名产品经理,因此在网上搜集了大量产品干货学习,但学过这些大牛的经验分享后,除了乔布斯、张小龙天天挂在嘴边外,毕业秋招依然找不到工作。

2.jpg

  后来在三节课学习,让他更多地掌握了用户调研、竞品分析等一系列方法。期间,他结合所学,写下一篇网易蜗牛阅读的产品分析报告,此后2天内,经由三节课推荐,这份报告传遍了网易蜗牛阅读。而他,也凭借这份报告最后成功拿到了网易的Offer。

  非“知识付费”的定位

  2016年4月1日,随着“值乎”上线,知识付费的风口被瞬间引爆。当时处于发展初期的三节课面临抉择:是跟着知识付费的浪潮推专栏、做音频,还是坚持做职业教育。

  当初三节课虽然是在做职业技能培训,但是当时新职业的培训现状就是经验分享,和知识付费差不多。但后显慧认为,知识付费是通过研究“思维模型”帮助用户“认知升级”,但是三节课是想通过研究“能力模型”帮助用户实现能力进阶。

  后显慧明白纯粹的线下授课是没办法规模化的,因此必须做成线上教育,打造在线课程产品。在课程形式上,考虑到成人用户的时间不固定性,因此就没有做直播课而是选择录播课。按后显慧的话讲,线下课最容易,直播课其次,录播课最难。

33.jpg

  而技能培训不是简单的知识传授,还必须有服务把控。在线课程之外,初期的三节课把用户分成班级,每个班配班主任和助教,班主任是自己的员工,助教由外聘优秀学员担任。这样的服务制度安排刚开始运营还行之有效,但2017年5月份的一个事件让后显慧明白到自己做的还不够好。

  2017年5月三节课和网易云课堂等渠道商合作搞了一次促销活动,三节课第一次从外部渠道引入了大量学员,结果新学员不适应三节课的教学要求,发生了大量的用户投诉事件。

  “我们自己的学员都是和三节课一块成长起来的,我们的助教会以非常强势的口吻要求学员按要求完成作业任务,但新进的学员并没有这样的默契,很多不愿意做作业,此时助教仍以强硬的口吻命令就得到了反效果。”后显慧总结道。

  而更本质的原因,在于三节课的助教服务体系并不系统化,助教的分布也很零散,这种约定俗成的松散结构维持其老学员社群还行得通,当面临大量陌生学员加入时就无法支撑了。从2017年7月份开始,三节课开始紧急完善服务体系,一方面允许用户试用课程一周,期间可以随时退费以安抚用户不满;另一方面加紧开发助教众包系统,系统化运营助教体系。

  三节课的助教主要通过半荣誉激励、半物质回报的方式合作,一个助教服务20个学员,一个班主任服务500人左右的班级,在此体系上一个200人的团队就能服务10万学员。这些助教往往满足两个特征:第一,他们都是三节课的优秀毕业学员,对三节课的课程和文化都很熟悉并认同;第二,他们也都掌握一定的技能,希望在互联网领域培养自己的人脉。

  从公益到商业

  在三节课商业化的过程中,还发生过一个插曲。2015年下半年,三节课有一个学员找到后显慧问其愿不愿意拿一笔投资,当时三节课还是公益项目,后显慧没想过融资的事情,但随后被约着见了对方老板后,后显慧动了离职创业的念头。

  对方老板是唯猎资本创始合伙人,当听到后显慧拒绝投资后询问其有没有别的要求,后显慧提到能不能给他提供个讲课的场所。结果唯猎资本老板直接在798租了一个500平的场地(一年租金100万),无偿让三节课使用,条件是三节课需要融资的时候让其参与投资。

  三节课商业化运营后,初期的种子用户都是公益讲课时结识的2500名学员,他们和三节课的合伙人团队都很熟悉,并以此为基础进行口碑相传。

  “教育是一个卷入度很高的服务,用户不仅花费钱还要花费时间,因此口碑与品牌比价格对消费的决策影响更大。”后显慧告诉小饭桌记者。

  目前三节课主要有三个获客方式,第一种就是口碑传播,这个占到了生源的将近50%;第二种是内容外化传播,通过在三节课新媒体,以及虎嗅、36氪等外部渠道发布内容,以此吸引潜在用户的关注。“在2017年5月份之前我们没有花过一分钱广告费。”三节课联合创始人黄有璨讲到。

44.jpg

  2017年5月份后三节课引入了外部分销渠道,目前这部分的获客成本在50-60元。据后显慧讲,三节课有意在控制分销渠道的占比。

  三节课的核心能力主要在三个方面:课程教研内容生产能力、系统化服务能力、技术+产品化的能力。目前三节课有69名员工,围绕这三个能力组建三个团队:第一个团队叫增长部门,负责用户增长、收入增长等;第二个团队叫效率团队,负责平台性支持,包括助教、研发、产品等的支持;第三个团队叫商业产品部,主要负责开拓企业培训市场。


本文是小饭桌原创文章,作者:石富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3)
呵呵(0)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