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首部即获单日网络票房冠军,90后科班创业,从精品网大进击大IP

许若茜 03月09日 创业案例

图片 1.png

2016年年底,上百部网大被突袭下架,“擦边球”作品泛滥导致监管收紧,网大一度哀鸿遍野,各方质疑之声频频。而彼时,埋头干活的涵象文化却并未理会外界干扰,闷声拍完了自己的处女作《海带》。创始人刘镜心笃定地认为,2017年下半年,网大一定会迎来拐点。

作为涵象文化首度露脸的一张名片,《海带》取得的反响也让几位90后创业者颇感欣慰:2017年10月,《海带》在爱奇艺上线,首日点击破300万,单日网络票房冠军,且破豆瓣网大史上开分评分最高纪录。

涵象文化成立于2016年4月,创始团队6人均为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90后,成立初期,曾获近百万元个人投资,主要用于《海带》的拍摄;2017年12月,获洪泰基金近千万元天使轮投资。

图片 2.png

从科幻片开始的精品网大之路

“没想到第一部就赚到钱了,”谈到成绩,刘镜心保持着谦虚,“其实我们拍的时候就想做出个能拿的出手的作品,对结果倒没想那么多。”

2015年,刘镜心从北影毕业后,进入中影集团下属分公司工作,负责剧本评估。那是一份稳定而令人羡慕的工作,而刘镜心却待得并不安心。一年后,他还是决定重拾拍电影梦想,“毕竟我们学了4年,还是不想放弃拍电影。”

组建团队的工作异常顺利,毕竟,像刘镜心这样一毕业就朝九晚五上班的情况,在同学们中间并不常见,小伙伴们大部分都在各个剧组之间奔走,一部分甚至赋闲在家。于是当刘镜心提出要自建队伍时,同学们反应热烈迅速。“我们的初始团队是6个人,大家都是当年一个宿舍和隔壁宿舍的哥们。刚好我们的专业凑齐了导演、制片、编剧、摄影、美工、剪辑各个工种,大家内心中都有继续拍电影的理想,所以很快就开工干活了。”刘镜心说。

2016年4月,公司正式成立,经过一段时间筹备,8月开始拍摄工作。最初团队主要精力花在科幻短篇小说《一日囚》的拍摄上,10月底,才开始酝酿《海带》的拍摄计划。

剧本创意本来源自团队成员插科打诨的一句玩笑话,之后大家顺着这条思路趁热打铁,从剧本到拍摄完成,仅花了不到2个月时间,其中拍摄周期仅为11天,拍摄成本仅100万。

然而,片子出来后,渠道成了问题。与其他公司最开始就选择跟平台合作分担风险的成熟套路不同,刘镜心团队是自己吭哧吭哧把电影拍完了才想到要找平台合作。而这一找,就是半年。“之前也陆续找过一些资方,但大家对我们拍的这个科幻类的题材不感兴趣,还是觉得太冷了。到现在《海带》不还是一副“实验电影”的形象么。”刘镜心说。因此,在《海带》拍完10个月之后,才同爱奇艺合作上线。

最终选择和平台合作,也是因为团队将注押在了网生内容上,刘镜心认为,网大远未到瓶颈期,生命力还很旺盛,而2017年下半年就将是走向精品化的开始。因此,《海带》最终赶在这个节点上线,正如他之前的预测一般,踩对了节奏。

图片 3.png

“商业是电影的核心属性”

2018年1月,爱奇艺给《海带》的分账落袋为安,除了覆盖成本,这部片子赚了100多万。然而真正过了一把拍电影的瘾之后,刘镜心真正“静”下“心”来,开始深刻思考电影和商业之间的关系。

“于是我想通一个问题,电影唯一的属性就是商业属性。”刘镜心说,“它跟其他艺术形式最大的不同在于,它对资金的投入和需求是巨大的。比如文学、绘画等等,同样是表达价值观和认知,但绝对的物质成本是很低的。但电影不同,这东西没钱拍不了,就像《海带》这样一个在大家心目中文艺的、科班式的网络电影,成本也要100多万。这就决定了它一定要考虑受众、市场。”

据统计,美国电影衍生品收入已占据电影总收入的70%。《星球大战》系列累计创造了320亿美元的衍生品收入,远超系列电影本身创造的70亿美元票房收入。《冰雪奇缘》上映后不到一年,影片主角穿的公主裙已经在全美卖出了300万条(标价149.95美元),收入约4.5亿美元,迪士尼高层曾公开表示,这部电影每年可以为迪士尼带来10亿美元的收入。

如今的好莱坞,早已形成成熟的衍生品开发机制,而电影就是卖货之前那部华丽的宣传片。因此在刘镜心看来,电影的终极目标就是衍生品。

由此,《海带》成功之后,除了正在推进的话剧版改编,完成融资后的涵象文化,在团队扩充之下,启动了一系列计划。制定了“荒诞青春”、“废柴武侠”、“萌宠合家欢”、“城市广告”、“山海经动画”5个系列IP的研发,旨在引爆衍生品市场。例如“废柴武侠”这个系列,会抛开传统武侠的恩怨情仇、刀光剑影路线,而是以武侠的壳,做中国版的超级英雄,以符合现代审美。

此外,喜剧网络电影《宿醉》已接杀青,由因《暴走大事件》一炮而红的张全蛋担任男配。另一部千万成本的网大也正在筹备中。

目前,涵象文化的团队共十多人,创始人刘镜心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联合创始人阚若涵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他们的毕业作品《晚风》曾在中韩青年梦享微电影节斩获大奖,阚若涵曾还受韩国CJ公司邀请,拍摄了该电影节开幕影片《谁的驴》。

他十年教育创业,如今切入少儿编程让孩子用199元入门

石富元 03月08日 创业案例

分享至:

1.jpeg

曾鹏轩高二之前一直学习不好,每次考试都在全班垫底,但高二突然开窍,高考时考到了全班第二名。

此后,曾鹏轩一路开挂,为了搞明白到底什么因素导致了人们学习成绩的好坏,又去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学习科学的硕士,研究人们学习的过程、条件、结果与效率等。

从大学期间到现在,曾鹏轩教育创业已有10年时间,期间做过中高考辅导、在线英语学习平台、高考学习软件等。

2017年少儿编程教育开始成为热潮,曾鹏轩也把目光投向了这个赛道。

2.jpeg

2017年初,曾鹏轩开始尝试少儿编程,一开始延续了少儿学英语的在线直播教学经验,但很快发现这条路在少儿编程领域并不适用,“编程本质上不是知识而是一种能力,因此传统的在线直播小课堂或者一对一教学都并不理想,孩子需要反复的练习,因此需要一种新的教学方式。”

7月曾鹏轩成立核桃编程并开始转型,9月份发布的新产品转向了“录播课+实时答疑+社群”的形式,进行图形化编程教学。

曾鹏轩边讲话边从朋友圈翻出一个网页版的植物大战僵尸小游戏,“这就是不到十岁小孩开发的应用,我们帮助小孩从零起步,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可以自主做出这样一个小项目,家长看了也会很惊喜。”

4.jpeg

在曾鹏轩看来,虽然少儿学编程热度已经很高,但本质上还不是一个刚需性的项目,即使年轻的家长们想让自己的孩子学,也是抱着一种尝鲜的态度,它和英语、奥数等被列入教学大纲,有高考指挥棒意义的学科还是有很大不同。

因此曾鹏轩虽然能按万元以上的学费找到用户,但他认为这不是一种符合当下消费者内心预期的做法,因此把价格降到了199元,把产品设计成一个多月就能学会制作一个小项目的程度,既能切合家长的心理预期,也能起到普及少儿编程教育的目的。

在初级产品的尝鲜后,曾鹏轩称有80%的家长选择了复购,尤其是三四线城市的家长,往往能拉来一个班的新用户付费购买。而在初级产品后,核桃编程还有难度递增的进阶系列课程。

“少儿教育做不到60%的复购率就不要干了。我们一方面建立起了品牌壁垒,家长会更青睐我们;另一方面我们积淀了孩子的学习数据,可以更有针对性的教学,因此家长一般会一直选择同一个教育机构。”曾鹏轩说道。

据曾鹏轩讲,核桃编程上线半年以来,已经积累了几千名用户,单月营收已经到达百万级。如果拿美国对标,一半的少儿都会学习编程,那么国内的少儿编程教育将是一个几千亿规模的市场。

“今年一月份,教育部已经把编程列入了义务教育阶段的教学大纲,这对我们而言是个重大利好消息。像英语和奥数一样,编程将变成刚需,校外的教育培训机构将会省去一大笔市场教育成本。”

据悉核桃编程刚刚完成了千万级人民币Pre-A轮融资,由XVC领投,嘉程资本、山行资本跟投。

目前核桃编程一共有30个员工,分别负责课程教研、技术、产品和运营,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扩大团队和新产品研发。

二维码800-300.jpg

本文是小饭桌原创文章,作者:许若茜,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2)
呵呵(2)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