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钟鑫:“穿透式”监管下,互金行业在资产端2017年仍将大发展

钟鑫 2017年11月01日 热点
金融监管新政策下,还有互金创业红利吗

585b7dd_meitu_1.jpg

12月6日,小饭桌全球青年创业者大会在北京举办,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钟鑫在互联网金融论坛上发表了演讲,主题为“金融监管新政策下,还有互金创业红利吗”。小饭桌在不影响其原意的基础上进行了整理,以下为演讲实录:

最近网上有件很火的事儿,证监会刘士余主席开始骂街了。这里面至少有三个信息大家可以关注:

第一点,什么是金融监管?无论中外,最主要的是监管资金的通道。用什么方式可以运用这个资金,监管的机构资金使用会不会构成杠杆交易?

第二点,这个消息告诉我们,一个正常的金融机构非常缺资产。互金创业红利在2017年是资产的红利,如果你是做资产端的业务,2017年会有很大发展。上一周出台限制资本出境的举措,会使更多资金留到境内,我们原来很稀少的资产变得更加稀缺。

第三点,保险机构、银行机构也好,我们以前互金谈到非法集资机构、合法集资机构,在框架里做得也不怎么样。

互金这几年超乎想象的发展,导致发生很多金融上的矛盾,互金企业不仅可以和传统金融机构对接,也可以和金融办管理的传统机构,比如说保理公司、融资租赁公司对接,它其实可以扰乱这个生态系统的,这是当时大家没有想到的。

在4月12号出台、10月份公布的整治办法中,有一个最主要管理的方法,就是“穿透式”的监管。钱从什么地方来,来自于机构还是个人,通过什么样的产品包装,通过什么样的机构到达了什么地方,是怎么样去花的?这是“穿透式”监管的方法。

“穿透式”监管最主要解决下面的问题,谁是做相关金融业务的爹。从监管角度来讲,只有明确了谁是相关业务的爹,谁来管这块业务,才能明确监管规则,才能明确承担责任的主体。实际上互金企业创新速度非常快,监管爹的方式监管儿子这样一套做法是不是合理。

监管新政下的创新空间

从金融业务识别角度来讲,政治政策出来之后有几个大的影响。

互金企业跟持牌机构合作,更多从效率方面跟现有机构去组合。准金融机构、地方政府管辖的机构也需要先认清谁是负责的机构,按照相应主管部门约定的规则操作。所谓监管的空间,其实在前两点都明确的情况下,监管刻意挤压,使得大量金融创新没有创新的余地,这是我们对监管金融的理解。

我做了一个简单总结,它的变化是这样的。之前互联网金融所做的一个事情很简单,把原来机构型的业务转化成零售型的业务,把资产通过互金平台大拆小放到个人投资人手里,这是最基础的方式。整治之后大家开始陆续转型,资产分成两类进行操作。一类传统非标的资产,通过互联网、数据、系统来做资产能力对接机构。第二类更多是通过一些标准资产的销售平台或者牌照,比如说基金的牌照对接标准资产进行分化,不是所有都在往这方向发展,新规出来以后确实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未来从政策层面上来看可能有哪些创新的空间?

第一是一行三会放开,这个可能性不高。大家知道,互联网众筹是比较重要的互金的分支,迄今为止,2015年1月份出过私募规定,众筹规定很难近期出。另外,找不着爹创新业务也很难,现在监管尽可能使所有互金创业业务能够归到两处,要么是地方政府管的金融领域,要么是中央一行三会金融管的领域。

存在一个机会,一是地方金融体系的放开,二是把互金企业真正有能力的,比如数据、基础设施服务和相关金融机构对接。重庆出了一个小贷的规定,它鼓励在符合条件情况下,小贷公司可以代销相应的银行理财产品或者其他理财产品。重庆可以批互联网小贷的,它可以做得事情很多,这是值得大家关注的一点。

关于4月份出台、10月份正式公布的整治办法,还有一些合规框架和要点大家可以参考。

第一,金控公司的模型。过去大家既做P2P又做其他业务,未来可能是金控公司的模型。如果做多元化的业务做成金控的架构,每一类子公司都做单独的业务,这是金控平台的要求。

第二,取得什么样牌照很重要。如果你做多元化的业务取得牌照非常重要,现有阶段其实资产端、资金端同时可以做的牌照,我们觉得可能就是这几类,P2P、股权众筹、金交所两端都可以做,剩余的有做资金端的,各不相同,重要是如何去组合。从客户的角度去思考很重要,是因为你业态已经分离了,通过子公司分别去做的时候,客户是统一的入口,通过金控公司的客户页面进来,最重要的是管理你客户的信息。

货币如何产生或将颠覆银行体系

从中国整个生态和金融环境来讲,实际上我们个人也好、机构也好,还处于金融服务没有充分发达、可以进一步发展的阶段。

这里面尤其重要一点,是我们其实在证券体系是欠缺的。这导致我们很多互金企业想要做一些资产组合的业务很难,因为我们证券太少了。证券少得结果就是可以打包的资产、可以流动的市场非常紧缺,你要考虑你创业的阶段。我们讲P2P在资产端有一块可以创业,如果你做证券可以在证券基金销售端取得一个牌照去做,如果你再往上可能有其他的东西。

如果大家像我一样足够老得话,就会明白,有一段时间私募资金是国库券发的,七八年前国库券票面利率是15%,跟当年通货膨胀是一样的。一个财政部发行的国库券以这么低的折扣、那么高的利率转让,它没有债券转让的市场,它希望做的事情直接对应到我们储蓄端、个人端。个人零售端业务非常难做,大家都去存钱,存到银行对银行发一个证券,也就是国债,就解决了这个问题,没有要求付我15%或者18%的利息,这是很有意思的话题。

大家可以思考,越标准化越像现金的产品,对于个人的吸引、个人购买的障碍越小,这个过程大家要考虑你到底在证券体系里面做哪一个资产哪一个业务,可能对接不同的合规要求。

市场变化快,资本管制越来越严了,出现“双穿透”的问题。过去通过自贸区出境很简单,到管委会拿一个外汇6天,然后变成指定银行申请购汇付出。上海自贸区在上周初500万美金必须约谈,在上周中100万美金要约谈,现在被告知如果你要出境年底之前不可以做了,这是很有意思的变化。

今年5月份实际上发生了监管的加强。监管加强是什么?如果你是有限合伙方式对外投资,有的众筹平台通过有限合伙方式对外筹资,资金要出境的话,有限合伙LP都是个人,这种情况下监管机构不允许你出境,他认为你通过有限合伙的方式达到效果是个人资金外逃,进一步加强就变成双穿透,即便你有限合伙之下再搭一个有限公司,他看到是新设的有限公司,上面是有限合伙仍然会穿透。

现在有一个机会,我们看到有一个团队想收购美国的众筹的平台,因为现在政策宽进严出,资金从境外进来非常容易,资金要出去很难。这样一个情况下,大家想起美国刚刚公布了可以众筹的法案,现在没有任何起点,每年可以融100万美金,是不是国内的平台可以考虑去美国并购这样一个平台,国外募来的资金可以顺利进入到中国。外商投资现在是备案制不需要审批了,整个流程很快,需要搭建这样一个架构,互金创业本身是动态的过程,很难讲在某一个时点可以有一套固定打法可以延续到整个互金企业的创业期,需要实时调整创业的架构或者创业的思路。

再往下我们自己认为未来可能比较有意思的一个变化还是在钱上,大家也知道最近央行也有人出来发言,未来会不会推行电子货币。目前为止中国银行体系给大家造成一个麻烦挺大的,大家通常认为我们存进银行的钱是钱,其实不是的,我们存进银行的钱,通过互换的方式,银行用它的债权换了你的钱,在经济生活中大量流行的是银行的信用。

银行在房地产升值过程当中创造了大量的货币,导致美国也很担心,按照定金美元机制,允许人民币对外投资的情况下可以引起很大问题,更多贬值货币买国外的资产,对于美国或者其他国家是一个很大的影响。

在新的规定当中如果注意的话,实际上是说鼓励资金要回流买境内的资产。境内人民币要出境,在境外没有使用人民币的场景的话,是不允许你出境的。所以我们觉得未来无论是结合什么技术,区块链也好,或者其他也好,很有可能能够颠覆银行体系其中之一的,是货币如何产生。可能未来一个关系不是说央行通过存款储备金率限制银行的货币能力,不是限制银行通过贷款满足需求,而是直接通过电子货币满足实体经济的需求。

在网贷第20条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规定,经过投资人的授权可以做很多事情,你完全可以通过授权的方式做成类似银行的模式,使得所有投资人去分享贷款的收益,同时也承担所有贷款的坏账。这样一个过程,投资人并不像P2P的出借人,更像P2P银行的股东。这时,未来监管机构会去看是不是P2P真的变成银行的模式,现在他们顾不上这一点,因为我们规模还很小。

原文来源:小饭桌 作者:钟鑫
赞(7)
呵呵(0)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