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刚刚,投资人找我买A货了

黄泽正 01月30日 热点
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

 

作者丨黄泽正 

编辑丨张丽娟 

最近,就在奢侈品巨头路易威登集团董事长阿尔诺超过马斯克,再度成为全球首富的档口。

一位倒卖A货奢侈品的朋友(简称小A)告诉我,已经有不少投资人在向他买A货包包了。

作为一名base在广州的A货贩子,小A平时的主要客户,是珠三角工厂的厂妹,他自己都没想到,会有投资人找他买A货。“但从朋友圈来看,她们好像真的是做投资的。”

在小A的印象中,投资人是精英中的精英,每天西装革履,出入各大高档写字楼,拿着高薪酬,出差招待全报销。这一切,都与A货格格不入。

但小A不知道的是,一级市场投资人所谓的光鲜,早已是过去式。现在的投资市场,正在经历一轮普遍的低潮,DPI焦虑,退出困难,募资压力,现金流紧张等等,一切因素都逼迫着机构削减开支,收紧钱袋子过冬。

而作为机构的最小分子,每一位投资人的未来,都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消费降级早已不是新鲜事。换句话来说,即便买A货可能只是个体行为,却也是大环境下,一些投资圈普遍问题的集中缩影。

钱不好挣了

“不管投什么行业,应该都能明显感觉到,相比以往钱很不好挣了。”泛文娱投资人何超告诉小饭桌。

据何超回忆,虽然自己不买A货,但购买奢侈品的最高峰的确要追溯到2015,16年了。

彼时的何超刚入行不久,还不叫泛文娱投资人。因为彼时文娱就是文娱,还没有什么泛文娱的概念。

而仅仅是文娱领域投资,已经让何超忙的不可开交。

根据IT桔子数据,2016年文娱相关领域全年投资数量高达1190次之多。当时,IP热潮带动影视、动漫等行业高速发展,短视频、直播也广受资本青睐。当时的一级市场普遍认为,文娱行业的黄金时代会就此开启。

而反映在何超身上,就是在繁荣的市场环境下,机构给的薪资和奖金都足够高,让她有了购买奢侈品的底气。

那时的何超,也认为奢侈品是自己的“生活必需品”。因为彼时的她经常出席各种颁奖典礼,与许多影视明星、导演近距离接触。“当时的风气就是这样,没几件奢侈品,总会觉得格格不入。”

但残酷的现实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从2018年开始,文娱传媒行业的寒冬迅速到来,文娱领域的投资几乎停滞。在2018年底的第二届中国影视领袖峰会上,光线影业掌门人王长田一语成谶:“资本在撤离文娱市场,很多影视公司的项目融资都出现了困难,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的一两年里可能有几千家影视公司要倒闭。”

而这场影视寒冬比业内人所想的还要更持久。尽管文娱投资人们把微短剧、游戏、直播、元宇宙、AIGC统统塞进了自己的关注领域,生生将自己变成了“泛文娱”投资人,收效依然甚微。

用何超的话来说,在2019年之前,文娱行业的投资人演讲、专访,几乎都是在总结成功的经验。而在2019年以后,几乎所有文娱行业的峰会,都会设置一个主题“下行周期,文娱行业的出路何在?”当然,时至今日这个问题还是没有讨论出个结果。

反映在何超身上,则是收入的大幅降低。原因很好理解,投资人收入的大头,来自投资项目带来的奖金。文娱项目投资数量锐减,文娱投资人的收入自然跟着锐减。

现在,奢侈品早已不是何超的“生活必需品”。用她的话来说,随着基金的投资主题从文娱,到泛文娱,到文娱科技,再到科技,宣传PPT一改再改,“文娱”的字眼一删再删,大家都切身体会到了钱越来越难挣,所谓的奢侈品依赖症,也得以根治。

令何超啼笑皆非的是,时至今日在一些低分的影视剧评论区,仍然会有观众写“这都是资本意志下,拍出的烂片。”可事实情况是,文娱投资人早已纷纷转型,“机构哪里还有闲钱投影视剧?”

现金流比什么都重要

除了开源层面,投资人挣钱变得更加艰难,在节流层面,投资圈消费降级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2023年,“投资人出不起差”的段子,在创投圈疯传。

有投资人在社交媒体吐槽:“公司要求严格控制各项成本,其中就包括差旅,住宿标准控制在500以内,稍微去个一线城市,挑选酒店就要多考虑了。”

还有数家美元基金被曝出,要求投资人非必要不出差,实在要出差时必须填写详细申请,且要有明确靠谱的项目或事宜才批准出差。不仅如此,还要尽量减少出差人数。

多位投资经理还披露:“现在机构都是能坐高铁坐高铁,航班也选最便宜的,如果前期的沟通能线上解决,也不一定非要见面。”

而这一切新规定的核心目的,自然是为了降低成本。

某中腰部VC投资经理李湘直言:“尽管明面上都在吐槽公司抠门,但大家都是搞金融的,心底里都清楚现金流比什么都重要。”

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协会公布的私募机构注销数据,2023年共有2425家私募基金完成注销,创下历史新高。在注销类型上,不同于2022年,2023年协会注销的私募数量明显多于主动注销。

李湘告诉小饭桌:“对于私募基金来说,活着就是胜利,在募资艰难的当下,机构的管理费一降再降,明天还在不在都不好说,哪里还敢铺张浪费?”

对于有投资人买A货的传闻,李湘也从成本角度算了一笔账:“当你坐着高铁,穿着优衣库,入住500元以下的酒店时,哪怕拿着个真的LV包包,人家也会以为是假的,那干脆直接买A货得了。”

当然,除开戏谑的成分,李湘还表示,更核心的因素在于——投资人更应该懂得“好钢用在刀刃上”。

在热播电视剧《繁花》中,爷叔告诉宝总:“纽约帝国大厦从底下,跑到屋顶,要一个钟头;从屋顶跳下来,只要8.8秒。这就是股票!想要在股票上赚钱,先要学会输。”以此告诫宝总,一定要重视风险,留有充足的现金流。

李湘非常赞同爷叔的看法,他认为首先市场肯定不会永远是低谷,其次即便在低谷期,也会有翻盘的机会,有大量优质的创业项目都来自于行业低谷期。“无论是个人还是机构,肯定想把现金流留给真正值得投的项目,而不是花在买奢侈品上。”

做投资的普通人

一位中小型机构MD曾告诉小饭桌:“现在面试新人时,如果还听到他把投资当成一件高大上的事,我真的会直接建议重新考虑一下行业。因为所谓的投资人,其实只是做投资的普通人。”

这位MD的话揭示着投资圈一个有趣的现象,即外界要么把投资人想得太好,仿佛人人都是精英;要么把投资人想得太坏,仿佛人人都是逐利的吸血鬼。唯独没有中间地带。

而在何超看来,买A货的行为虽然不值得提倡,但恰恰体现出“投资人”这个名词,除了投资以外,还存在相当多“人性”的成分。“是人就会有虚荣心,有攀比心,或多或少,难以避免。”

当收入不足以支撑奢侈品消费,一定会有人选择购买A货。据A货贩子小A透露,广州白云区的A货集散地,生意一直很好,甚至有专门做出口的产线。

甚至有些时候,有人购买A货也并不完全因为经济因素。

比如2008年,著名歌星席琳·迪翁在上海开完演唱会后,就被人抓拍到,跑到上海陕西南路A货市场买了50多个假包包,让一家造假小店一举成名。NBA球星科比后来还通过经纪人与该店店主接触,希望在北京奥运会前夕来沪参加友谊赛时,带着队友购买假货。最终导致该小店被查封。

包括2019年在著名的土豪城市迪拜,破获了一起全球最大的跨国假LV案,案值超过18亿元。假货的源头就在广州的一个城中村,这些假货,从广州被一路运往迪拜,再以正品促销的名义,满大街售卖,销量出奇的好。

很难说明星和迪拜土豪会买不起奢侈品,或者不识货,但事实就是,他们依然像大多数贪便宜的普通人一样,会选择购买A货奢侈品。

具体到投资圈,何超认为投资人买A货充充面子实在稀松平常,随着投资圈不断扩大,投资人群体早已是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她表示:“别说买假货,有些所谓的投资人连学历、背景、向母校捐款都能造假,还照样混得风生水起。一级市场呆久了真是什么都见怪不怪了。”

毛姆在《月亮与六便士》中写道:“以前我还没有懂得人性是如何的矛盾,我不知道真诚中有多少做作,高贵中有多少卑鄙,或者,邪恶中有多少善良。如今我充分懂得,小气与大方、怨怼与仁慈、憎恨与热爱,是可以并存于同一颗心中的。”

人性的复杂,在离金钱更近的投资人群体中,只会更加明显。换言之,买A货的行为既与市场环境遇冷有关,更与个人选择有关。

用何超的话来说:“买A货无所谓对错,但最好别和投资扯上关系,很多机构合伙人天天穿一件旧夹克,一双运动鞋,背个公文包,也照样干投资。说到底,A货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小A、何超、李湘皆为化名)


本文是小饭桌原创文章,作者:黄泽正,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0)
呵呵(0)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