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前蔚来汽车副总裁下场造车,新车出道即获电动轻卡全能王,已获光速中国、CCV近6000万美金投资

曹文密 03月16日 创业者说
智能网联新能源商用车先行者。

98219937a1d900a1fcc56f23c4141a40.jpg

国家“双碳“目标持续推动,油价持续上涨加上柴油国六法规定实施,多地燃油卡车进城时间受限或禁止,多重因素叠加下,越来越多的物流公司、大车司机等受众,将目光瞄向了新能源卡车,传统燃油卡车市场开始疲软。 中国汽车协会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新能源重卡累计销售10448辆,同比增长298.9%。

其中,纯电动重卡销量9650辆,同比增长273.3%,占据新能源重卡的市场份额为92.4%; 前晨汽车创始人兼CEO黄晨东看到了新能源卡车市场的机会,于2020年成立前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定位于制造新能源智能商用车,希望利用前沿的智能网联新能源商用车技术和全生命周期的管理体系,提升物流行业的整体效率。

目前,前晨已经发布了两款纯电商用车产品——智能网联纯电轻卡EC1以及可进化纯电物流车iC1。在前晨汽车创始人兼CEO黄晨东看来,前晨的核心优势来源于其在电动力系统、氢燃料电池系统、自动驾驶、大数据系统以及电池全生命周期管理等技术上的深厚储备,并且这些技术全部由团队自研完成。

image.png

融资方面,成立一年多前晨已获得两轮融资,分别为创世伙伴资本(CCV)领投的5000万美元B轮融资,光速中国独家投资的千万美金A轮融资。

机械工程博士创业一年推新车,首款产品即获电动轻卡全能王

创始人黄晨东毕业于美国密歇根大学,获机械工程博士学位,曾参与过美国宇航局冰与火计划 ,飞越冥王星飞行器(Pluto Express Fly-By spacecraft)开发,福特汽车公司电动汽车和燃料电池汽车开发;后任上汽集团新能源事业部副总裁,蔚来汽车高级副总裁,负责三电及自动驾驶研发。

深耕行业多年的黄晨东发现,商用车领域存在巨大的市场潜力。

黄晨东接受小饭桌采访时表示,2020年新能源商用车是一片蓝海。汽车正在在从内燃机驱动的机械设备变成以电池驱动的电子设备,在这个转型中,许多长期依赖供应商,缺乏核心技术的商用车企业并未准备好。

“而前晨的初创团队在电动乘用车领域有大量的技术积累,经验可以复用到商用车行业,拥有技术优势与更先进的理念,这是我们的机会。”

于是,黄晨东组建了7人的小团队开始研发汽车。一年后,2021年9月,团队就推出第一款智能电动轻卡EC1,车辆采用了自身创新的电动化底盘和部分智能化设计,最大装载容积18.3m³ ,实际满载续航大于230km。

“智能网联对于商用车实际可以算作是一种刚性需求”,基于这一认识,前晨在首款产品EC1上配备了强大的能耗优化算法能力,也为更进阶的自动驾驶系统升级预留拓展接口。搭载的晨光数据平台可实现对车辆状态的实时远程监控和运维,提前进行预警并主动服务,保障行车安全。

前晨的“视野电动平台”,拥有智能域控制器、高效集成式同轴电机、一体式恒温液冷电池系统,使得整车实现降本减重,提升效率,能量储备更高,电池的可靠性和安全性也大幅提高。

黄晨东指出,与同类型平台相比,该电动化底盘可实现减重400公斤,运营效率提升20%,可靠性提升200%。

燃油车维修发动机和变速箱更耗时,维修费用高,使用成本还会因油价上涨而上涨,成本会越来越高。黄晨东认为,只有清洁可持续能源才是终极的解决方案。与传统商用主机厂不同,开发纯电平台是前晨布局自动驾驶商用车的优势。

除了用于造车的视野电动平台,车上搭载的晨光数据平台(本地AI中央网关+云端AI效率提升器+行驶数据能耗数据);前晨还开发了系列软件——Newrizon App、N+Care 平台来提供配套服务。

Newrizon App可以实现基于APP的一体化管理,对车辆和车队进行高效管理,包括电池安全管理 、软件智能升级、 租赁信息提醒、去中心化车队管理,对车队位置跟踪及实时查询 、实时上传车队报告、组员能耗报告等服务。

前晨的N+Care 平台包括车队运营全流程大数据、体系化网络化充电设施、服务网点建设,拥有六大服务模块,模块功能覆盖了故障报修(服务半径20公里内1小时到达)、能源管理(车桩快速匹配)、综合服务(上牌、ETC办理等)、保养及培训、监控预警、智能客服。

目前,前晨已经进行了公开道路的测试,并且顺利拿到了L4级别自动驾驶测试牌照,在这两项技术demo测试成功后,前晨将开始进行量产落地。并计划于今年年底,开始对重卡的相应技术开发应用,在明年对搭载了自动驾驶技术的重卡实现量产。

82ade00a4675c1ce022fe3bfbea2b7d8.png

将研发时间从3年压缩到1年,预计今年销量破千台

黄晨东总结,相比于传统商用车企,前晨具有四大优势:

一是前晨专注智能网联电动车这一件事,不必像传统商用车公司那般油车与电动车兼顾;

二是公司处于起步阶段,团队尽管人数不多,但个个都可算作行业尖兵,“就像作战当中的特种兵,发挥得好,可以以一当十”;

三是公司架构简单,从团队到项目经理到CEO,扁平化到只有三层,能够快速决策,运营效率更高; 

四是团队包括自己几乎都来自于造车新势力,对智能网联商用车的认识自然较传统车企更加深刻,“上一轮乘用车的比拼中,已经证明新势力可以打败传统势力,那么商用车领域的这次比拼中,故事的结局也不难预料”。

黄晨东表示,发展过程中最大挑战有两个:一个是缩短研发时间,二是压缩成本。

其一,商用车过去的开发时间为30-36个月,将近3年,而前晨做到了12-18个月就开发出了一款新车。

其二,为把控成本,前晨只得“抓大放小”,由于许多硬件供应商的软件水平较弱,核心零部件前晨需要全部重新开发,次要零部件则选择成熟供应商,尽量在品质最大化的开发中做到成本可控。

商业策略上,前晨的打法是先轻后重。早期瞄准轻卡市场,集中力量每年做好一款车,打好基本盘,黄晨东提到,“今年轻卡预计出货量将达到千台”。当轻卡的收入能够基本支撑公司运转之后,前晨还将在重卡领域进一步扩展。同时,造车也只是前晨新能源商用车版图上的第一步,未来前晨汽车想要通过造、卖、用、养、转,在商用车的每一个环节都占据一席之地。

“自动驾驶对于商用车而言,实际上可以真正帮助用户提升运营效率,简单地说,让他多赚钱”。

“我们不仅是卖车,更是车+服务,这是前晨的发展战略”。黄晨东的最终目标是构建智能生态,形成智慧物联网,与生态链上的合作伙伴共同为用户创造更大价值。黄晨东表示,“前晨将在中国多个城市搭建销售与服务保障团队。”

对于汽车新品牌而言,过了研发关、量产关,下一个关卡就是获客、销售以及盈利。

2021年在新能源物流车挑战赛中揽获三项大奖之后,吸引了第一批种子客户,在后续销售跟进中免费提供车辆试驾,培养了用户粘性。

以用车成本为例,前晨的新能源轻卡在燃料费用上相较燃油车节省近三分之二,换言之,仅需要三四年时间,节省下的费用足够再买一辆车。

客户方面,除去少量的C端用户之外,现在前晨主要客户还是集中于类似京东这样需要有大量自有且不受城市限行的电动物流车辆的B端用户。同时前晨也表示他们目前也已经与国内两家知名物流公司达成合作,预计到未来还会有更多物流公司成为前晨的合作伙伴。

目前,前晨已经组建起一支160人的团队,有半数从事技术研发,其中有四成研发人员聚焦算法及软件工作。前晨管理团队皆来自海内外名校,深耕汽车行业数十载,拥有深厚的汽车产业经验和大规模企业的成熟运作管理能力,团队成员曾任职蔚来汽车、上汽集团等名企。

在黄晨东看来:“2025年或将是自动驾驶商用车体量扩大的分水岭,随着电池成本的下降以及商用车整体技术的成熟,未来,‘车-货-仓’将形成智慧生态网,集数据之大成,以实现物流运输行业高度降本增效。”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分析,2020年中国商用车的市场规模首度突破500万,2025年有望达到800万~1000万。黄晨东表示,到那时,希望前晨能实现市占率达5%~10%的目标。

fda7e9872070c36406dcfab552119827.jpg

本文是小饭桌原创文章,作者:曹文密,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0)
呵呵(0)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