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成也算法,败也算法?

石富元 04月11日 热点

文丨小饭桌新媒体记者 石富元 

头条被下,抖音被禁(评论),内涵段子被永久关停,短短两天时间今日头条系的三大看家应用纷纷出事,500亿美元估值的头条似乎摇摇欲坠。

张一鸣曾经引以为豪的“技术没有价值观”经营理念,此时却成为今日头条走下去的最大阻碍。面对着主管部门的强力监管,与舆论“中国一半傻子在抖音”的讽刺,今日头条实实在在遇到了成立至今最大的坎儿。

原创2.jpg

无独有偶,大洋彼岸的Facebook也遇到了命坎儿,扎克伯格和张一鸣一同无力地在向东西方世界的社会各界做着道歉声明。中美的互联网内容世界似乎都碰上了自己命数中的劫难。

算法造就今日头条100+

在内涵段子被监管部门要求永久关停之际,有机构梳理了字节跳动(今日头条母公司)旗下的产品数量,惊讶地发现竟然有100家之多。

其中,今日头条是日活2亿多的主体,抖音、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都是日活近亿且快速增长的新兴业务,而内涵段子是日活1000多万的创始产品。

张一鸣在2012年首先创立了内涵段子,尝试算法推荐,结果效果理想,随即创立了今日头条。今日头条不仅获得了内涵段子的导流扶持,还延续了内涵段子的算法推荐打法,短短四年就成长为用户6亿的内容业新巨头。

阿里巴巴首席战略官曾鸣教授把互联网巨头的成功归结于两个核心能力,其一是以社交关系链为代表的网络效应,其二是以AI算法驱动的数据智能。

原创3.jpg

在QQ创立的早期,广大用户还主要靠短信进行交流,当时腾讯就是抓住了社交关系链,让用户慢慢意识到,相比于短信点对点的通讯方式,QQ要更便捷、更丰富、更便宜。

可以说,腾讯的成功主要得益于社交关系链构建的网络效应壁垒,微信更进一步,让用户从QQ时代的数小时在线变成了微信时代的24小时在线。

在网络效应壁垒中,腾讯又不断填入游戏、影视、小说、音乐等内容,让用户流连忘返,同时锁定用户大量时间。

而今日头条的成功,主要得益于算法推荐带来的数据智能壁垒,让用户可以每天花费大量的时间使用头条系产品。每隔几秒钟就有一次刺激,让用户多巴胺持续分泌,堪比网络游戏成瘾性。

公开资料显示,今日头条是唯一在用户使用时长上和微信同属一个量级的APP,而更有数据显示,忠诚用户每天在抖音上持续花费的时间平均高达2个小时,直逼朋友圈的地位。

而今日头条这种通过算法推荐带来的成瘾性效果,几乎复制到了所有头条系100多个产品上,让头条成为了新晋流量黑洞,估值不断翻升。

技术可以没有价值观,社会不可以

算法确实是中性的,但人们的需求是有高尚与低俗之分的。在无价值观的算法推荐推动下,今日头条系产品上大量低俗内容被创造出来,迎合了大量用户的低俗需求。

这为张一鸣带来了巨量用户与成功的同时,也招致了价值观意义上的大麻烦。

先是1月份今日头条被监管部门问责,为了应对监管政策今日头条紧急招聘了2000名党员编辑,对平台内容进行审核。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此次的危机要比今日头条想象的严重得多。

紧接着在3月底,央视开了第一枪,批判今日头条的信息流广告涉黄涉赌,紧接着更严的监管与各路批判纷至沓来,范围也不再局限于今日头条APP,而是扩散到了抖音、内涵段子等全线产品。

原创4.jpg

中国传承了数千年的文化传统,已经把“公序良俗”印刻到了社会基因当中,违背主旋律的做法即使再有用户基础,却并不一定正当合理。即使在用户层面,也有大量批判之声。

而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腾讯发展初期的境况。当时以游戏为主要手段沉淀用户的QQ,曾几何时就是孩子们的心头好,却是家长们心中的万恶源。

原创5.jpg

十几年前中国舆论界造出来的“网瘾”一词,很大程度上把罪魁祸首定义为腾讯,所谓“马化腾专骗小孩子的钱”的说法一直被调侃至今。

腾讯2010年在3Q大战后遭遇发展危机,一篇“狗日的腾讯”不仅引起了无数互联网创业者的共鸣,也一定程度得到了广大用户(尤其是家长用户)的默许,否则单方面的竞争危机不可能让腾讯处于悬崖边缘。

当年的游戏,今日的头条、抖音,其成功与危机如出一辙,都是技术的一体两面,在让用户爽的同时,也在引领一种非主流的价值倾向。单个用户可能不觉得什么,但反对的力量却已经在悄悄激化。

成也技术败也技术,张一鸣再次走到了马化腾曾经的两难境地。

两次踏入同一坑

在互联网内容创业领域遭遇危机,对于张一鸣而言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2007年王兴创立饭否(后来被公认为微博鼻祖),2008年张一鸣加入了饭否团队,饭否发展得如火如荼的2009年也遭遇了危机,因为触犯相关法规法律被关停。而当200多天后饭否得以再次访问时,微博江湖早已是新浪的天下。

2012年张一鸣创立字节跳动,仍以极客的思维用技术做互联网内容创业,时隔9年,在今日头条发展的如火如荼之时,张一鸣又再次踏入了饭否曾经踏入的坑。

原创6.jpg

极客式思维、以产品经理自居的不仅有张一鸣,还有马化腾。马化腾曾经也是一个信奉“技术没有价值观”的产品经理,试图用技术满足用户的无限需求。

但经过2010年的腾讯危机后,马化腾早已不再是当年的产品经理,而是成长为了企业家,明白了技术虽然没有价值观,但社会一定需要价值观导向。而微信的成功不仅在于内容的丰富性,更在于始终克制的理念。

张一鸣和扎克伯格都走到了极客与企业家的交替处,除了道歉,更需要脱胎换骨。不然,往前一步就是微信,往后一步就是饭否。


本文是小饭桌原创文章,作者:石富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1)
呵呵(0)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