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关工作难量化,他在社交媒体上搜集了10亿条数据,帮助企业了解真实的自己

石富元 01月10日 创业案例

WechatIMG6251515479149_.pic_hd.png

“我并不是要做一个卖榜单的公司。”

有16年媒体从业经历的仇勇在离开《环球企业家》杂志后去了海尔集团做企业传播总监,最近一年他又离职创立了一家公司,数字品牌榜(DBRank.net)。

据仇勇讲,即便互联网信息技术已经发展了这么多年,但传统企业公关的工作依然主要凭经验,工作成果难以量化,本身的努力付出难以与企业品牌价值的增加建立起数据化表达的关系。而这背后的本质原因是企业在信息传播过程中对传播效果的评价维度不够全面,企业的品牌资产价值无法量化统计。

仇勇深知媒体信息传播之痛,和企业公关工作之难,因此和联合创始人叶玮一起创立了数字品牌榜,以期用AI的方式立体的刻画企业的信息传播效果,实现企业品牌价值的数据化统计与呈现。

WechatIMG6271515479156_.pic_hd.png

截至目前,数字品牌榜已经追踪记录了来自中国以及海外的526个品牌,从4大社交媒体获取企业品牌传播的用户口碑数据(微信、微博、今日头条、知乎),累计获取的数据量已经多达10亿条,并将每日更新的数据放入其独创的数字品牌价值模型中进行滚动计算与分析。

传播之痛

“这两年经常出现一些怪异的现象,即企业的信息传播效果越好,受到的负面评价越猛烈,对品牌的损害越大。”据仇勇讲,造成这个现象的主要原因在于公关发布并传播信息只在乎“量”,不在乎“质”,即用户的真实反应他们根本不清楚。

虽然现在也有百度指数等舆情监控的工具,但本质上这些工具只能反映一个笼统的趋势,统计的颗粒度太粗,无法为公关的工作作出有效的指导。

触发仇勇创立数字品牌榜的还有一个他朋友的故事,他朋友曾经是亚马逊公关部门的负责人,但工作期间有一个非常痛苦的经历:亚马逊是一个数据驱动的科技企业,其它部门在做决策时都会做数据验证,用数据证明自己的决策效果如何,但品牌公关很难有可量化的数据,来说明传播活动真正提升了消费者的口碑,年末如何写PPT汇报总结总是令人头疼。

另外,仇勇发现无论是传统的品牌价值评估机构、舆情监测公司,还是新兴的传播监测公司等,都是在用传统的技术(软件技术或互联网技术)满足传统的需求(舆情监测、用户调研等),用新技术(AI)满足新需求(用户大数据分析)的创新公司还没有出现,而数字品牌榜就填补了这个空缺。

“我们在4大社交媒体平台上监测品牌的所有信息数据,按照传播度、参与度、好感度三大维度给每条信息打分,最终加权汇总出一个品牌的数据化分值,用以计量企业在大数据时代的品牌真实价值。”

无形资产量化统计

在做数字品牌榜的过程中仇勇团队也遇到了很多坑。“虽然国外有相似的产品,但做了之后我们才发现,英语单词的词性相对固定,机器容易识别记忆,但汉语一词多义的情况很多,语性复杂,需要结合语境让机器判断清楚一条微博或一句话的情感倾向。”

由于数字品牌榜不仅需要搜集品牌的传播信息,还要辨别信息是正向的还是负面的,因此系统必须能明白人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为此,仇勇团队花了差不多一年时间,为系统喂入大量标记过的语料,由此训练和提升机器对好感度计算的准确率。

274245209391664406.png

在商业模式的探索上,仇勇一开始就强调自己并不想做一个卖榜单的公司,而是想打造一个品牌界的谷歌,所有企业都可以在数字品牌榜里找到企业最真实全面的品牌数据。而盈利方面,数字品牌榜提供了“品牌军情室”与“心智占有率”等付费功能。

军情室的作用是帮助企业系统全面的观察自己品牌在社交媒体上的真实状况,它有很多细化的指标,可以非常具体的帮助企业找到哪些传播是有效有益的,哪些传播是无效甚至有害的。

而心智占有率是一个与竞品品牌做对比的工具,可以帮助企业了解到自己的品牌和竞品品牌在用户心目中的真实对比关系,即人们到底喜欢自己多还是喜欢对手多,以及用户都是怎么对比两个品牌的。

作为一个To B的SaaS服务平台,在未来的目标客户定位上,数字品牌榜希望服务于企业的公关、广告、市场、营销、运营等5大部门。“他们都在做活动推广的工作,都需要刻画真实结果的数据能力,因此我们的服务对他们而言是绝对有用的。”仇勇讲到。

二维码800-300.jpg

本文是小饭桌原创文章,作者:石富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0)
呵呵(1)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