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兆禧投了数千万,助他把电线变网线,远程解决3.4亿租房人群的用电管理

岳珊 08月11日 创业案例

从阿里巴巴董事局副主席的位置上退休后,陆兆禧投资的项目都相当“洋气”,贴近普通用户,比如儿童智能互助水杯Gululu,再比如亚朵酒店。

可这一家却不太一样。

这是一家“工科”气质十足的公司,做的是智能硬件。陆兆禧给这家公司提供了千万级别的A轮投资,谈及原因,陆兆禧说,“我不太喜欢做生意的人,无非低买高卖,看好他是因为这个团队在把这件事当成一个事业来做。”

陆兆禧口中的“他”即是蜂电科技的创始人兼CEO姬晓鹏。在软件行业浸润多年,姬晓鹏看到物联网在美国的智能化应用,凭直觉判断“物联网的春天就要到了,我们不要等了”,就在2014年6月份创立了蜂电科技。

WechatIMG23161502254105_.pic_hd.jpg

▲ 蜂电科技创始人兼CEO姬晓鹏

蜂电科技通过将自主研发的电力线载波通信芯片及双模通信芯片嵌入智能电表和智能插座中,便可使网络数据通过现有的220V电线传输,相当于把电线变成网线。

目前,蜂电科技的技术及产品主要应用于出租公寓的用电管理,只要安装了智能电表和智能插座,便可分别计算每个租户的用电量,一改过去“电费平摊”的情况;租户通过线上支付手段交费,欠费自动断电,退租网上结算,省去了房东的管理成本。

据姬晓鹏介绍,蜂电科技的目标客户是中小型的公寓租赁商和服务供应商,比如乐乎公寓、红璞公寓、支付宝租房等,目前已进驻了北上广、武汉、济南、郑州等多个城市。

在陆兆禧投资之前,蜂电科技分别获上海南翔创投的300万天使轮投资和长江汇英资本领投的700万Pre-A轮投资。

让电线传数据

蜂电科技的第一个合作伙伴是乐乎公寓,其创始人于洪胤在公寓行业干了十余年。当姬晓鹏带着自己的产品出现在于洪胤面前时,几乎没有多费口舌,于洪胤就签下了与蜂电科技的合作,“因为他了解电力系统的情况,所以一聊,两句话他就清楚我们做的事情了。”

想了解姬晓鹏的项目,要先从入户率绝对第一的国家电网说起。

传统的技术只能让电线承担传输电能的作用,实际上,各国的电力科研人员都在探索如何在电线上实现网络数据传输,而这一技术就是电力线载波通信。

电力线载波通信又分为35KV的高压载波通信、10KV配电网载波通信和民用电力线(400V以下)载波通信,其中,民用电力线载波通信与普通人的生活联系最紧密,但由于网络不规范、节点多、干扰性强(各种电器设备都是干扰源),在低压电力线上实现网络通信的难度最大。在国内,目前只有几家上市公司能够提供稳定的产品,而他们只为国家电网提供智能抄表。

对于上市公司来说,有“财大气粗”的国家电网买单,他们并不愿意为大量的中小企业服务。因此,想要发展物联网技术的蜂电科技选择了从技术入手——自主研发电力线载波通信芯片,使民用电力线在传输电能的基础上,实现稳定、抗干扰性强的数据传输功能。

为此,创业伊始,姬晓鹏就找来了缑刚——国内第一颗电力线载波通信ASIC芯片设计负责人,在电力线载波通信领域,缑刚拥有多项发明专利。

“物联网有三个核心:传感器;传输;云端处理,缑刚在电力通信领域非常有名,我又干了那么多年软件,所以物联网的3大核心问题我们可以解决两个。”

传感器的生产厂家很多,因此蜂电科技选择从厂家直接购买传感器,而在核心的数据传输和云端处理领域,则选择了自主研发。

经过将近两年的“闷头苦战”,2015年1月,蜂电科技第一个通信方式——电力线单模通信芯片研发成功,与同类产品相比,该芯片的传输速度和稳定性提升了近10倍,成本降低了80%。“这里面有一个很高的技术门槛,你的门槛过不了,你的成本就下不来。” 姬晓鹏说。

“对通信领域来说,不可能一种通信方式适用于所有的场景,就像你手机上既有蓝牙也有WiFi,我们既然要做整个物联网系统,就要保证每个场景都要找到合适的传输方式。” 姬晓鹏表示,在研发出单模通信芯片之后,蜂电科技继续投入了双模通信芯片的研发。

目前,单模通信芯片主要应用在智能楼宇、公寓用电分配领域,据姬晓鹏介绍,嵌有单模通信芯片的电表已出货近十万个,并以每月2万个的速度增加。

WechatIMG23181502254143_.pic_hd.jpg

3.4亿人的租房市场

与其他创业者从场景倒推产品的逻辑不同,姬晓鹏是先研发了产品再去找合适的应用场景。

“因为看好物联网的发展,所以我们的目标就是打造一个电力物联网平台,把平台搭起来之后再去找行业,电力线载波芯片其实各行各业都用得到。”

单模载波通信芯片研发成功之后,姬晓鹏在智能楼宇管理这一方向上进行了测试。当时,上海德必易园、南翔智地和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先后找到了姬晓鹏,让其解决园区电力浪费、照明智能控制、空调智能控制等问题。在接触了这些项目之后,姬晓鹏发现,智能楼宇管理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方向。

“首先没有特别强的刚需,一栋楼有了自动化能用,没有自动化也能用,只是自动化之后更方便而已;第二接受链特别长,物业、业主、使用者层层接收;第三市场复制性不强,上海的楼和北京的楼差别很大,每栋楼的需求也不一样。”

而某次跟长江商学院校友、水滴公寓创始人冯玉光的聊天让姬晓鹏找到了新的方向——公寓租赁市场上的智能用电管理。

数据显示,全国目前有3.4亿人租房,作为一个高度碎片化的行业,像链家地产下属自如公寓这样的运营商在整个租房市场上连1%的体量都不到,所以姬晓鹏选择了中小型的公寓租赁商,通过将智能电表和智能插座安装进房间里,后台就会自动计算每个租户的具体使用电量。

“以前合租的话是以整套房子的用电量计算的,现在每个租户具体用多少度电、交多少钱我们都可以利用这套系统计算出来。”通过支付宝和微信,租户可以直接线上交费,退租自动结算,一是减少了租户用电矛盾,二是节省了租赁商的管理成本。

另外,对公寓租赁商来说,由于中国大部分地区都是先用电、再交费,经常发生租户电费未交就退租的情况,而蜂电科技通过退租自动结算,也减少了租赁商在这一部分的损失。

在盈利方式上,蜂电科技主要采用“硬件即服务”的方式,将产品免费铺设进公寓之后,蜂电科技负责前期的安装和后期的维护,每度电向二房东收取一定的服务费用。

目前,蜂电科技有将近70个人,除了15名研发人员,其他分别为销售、包装、运维及客服团队。

二维码800-300.jpg

本文是小饭桌原创文章,作者:岳珊,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0)
呵呵(0)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